[首页] >> [林居传统]

如何跌倒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How to Fall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权所有 2003 坦尼沙罗比丘 。免费发行。 本文允许在任何媒体再版、重排、重印、印发。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与分发以对公众免费与无限制的形式进行,译文与转载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译版权所有 2010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流通条件如上。转载时请包括本站连接,并登载本版权声明。

        常常有人问: 如何知道自己的禅定正在进步? 答案之一是: 当心滑脱它的业处[目标]时,你能把它越来越快地带回来。注意,答案并非是心毫不滑脱,而是: 心滑脱[的情形]当然会发生,这在修练过程中是正常的,关键是你对正在发生的事件警觉性在提高,脱离气之后,纠正该状况的速度在加快。
        因此,习禅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学会如何跌倒。 据说合气道传授的第一事,就是如何做到跌倒时不自伤。目的是使你越来越不怕跌倒,当然也使你的受伤程度越来越小,同时也更不易跌倒,更愿意利 用机会。
        因此,禅定时的窍门是,学会只用一个简单的观察句,以最少的非难、最少的自责,把心带回来: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思考下周的计划、昨晚的惨败,等等。我来这里是为了专注气。 放下其它主题,直接回来。学会心不打结地做这件事。
        在现代教育系统里,我们很快就被分流引导,投入个人具有天赋的那些活动。结果是,对难学之技,我们没有掌握如何学好的本领。因此,当我们努力去学一门不易上手的技能时,最容易的做法大概就是滑跌,之后随著那股冲力扑通著地。那叫做不会跌倒。[应付]跌倒的窍门是,注意到某种程度的冲力,但你不必服从它。
        这一点你在发誓[发愿]在某段时间内放弃某件事物时,就会注意到。去年夏天,本寺流行傍晚放弃巧克力[1]。不过后来诱惑出现了: 吃一点巧克力有什么关系? 吃巧克力这件事,本身确实没有错,因此我们很容易找到理由,决定放下誓言,去拿巧克力。当然问题在于,发誓的重点不 在巧克力,而在训练自己无论如何坚持你的那个誓言。常常我们假定,一旦作出了放弃誓言的决定,就不可回头了; 你无可奈何,只能随那股冲力走下去。不过,撤回[背誓的]决定却是有可能的就在接下来的一个、两个、三个瞬间。这叫做学会跌倒。换句话说,你不服从把自己引偏的那股冲力。你意识到,你始终拥有改变主意、立即回来的自由。
        当你意识到自己已离开气时,不可一径服从滑离出去的那股冲力。你要逮住自己,想: 我可以转回来的, 那样,你会惊讶于自己的回转速度可以有多快。不过,心也许会找出些其它理由来: 啊呀,不行,现在不能转回去了。你已经承诺了。  怪哉! 你突然对干扰者作了承诺它并未对你作什么承诺却不觉得自己已经对禅定作了承诺。这就是心对自己耍的种种花招之一。重要的是看穿那些招数,不予置信,并且自己也备有几招。       
        心有一个部分会说,走轻松的路自然得多,不过那句话引出[行为的]先天性与后天性问题。你去看一位心理分析师,就会明确得知,你的特定习惯是如何被父母以特定的教养方式、被儿时特定的经历培养、塑造起来的。那就意味著,那些习惯不一定是先天的。它们是养成的。它们存在著,它们根深蒂固,但你可以改掉。你可以培养心,使它朝另一个方向发展。我们在禅定中修练心,就是在做这件事。我们是在对心作再教育。
        我们与气住在一起时,不仅是在教心如何住于单一主题,而且是在教它如何更快地回到气中: 如何在心刚开始放开气,朝其它东西攀缘时,逮住它,轻松地转回 来,再攀到气上。这样,你学会自律,又不带著纪律一词通常令人联想到的严厉感。对自己的心,我们学会一种比较就事论事的对待方法。
        你会发现,这样做可以斩断许多废话。结果是,你的杂染得以攀附的钩子就少了。与其对付像我的人格、我的品性、我的方式之类的抽象概念,你只连续地专注当下。凡有决定,都是在完全脱离[那些概念]的情形下作出的,并且,你若看见它是个不良的决定,完全有自由再作另一个决定。当你把自我形象它是种种杂染的另一个隐藏地清除掉时,活动场地就干净多了,杂染的掩藏地也少多了。
        我认识的一位住在拉孤那海滩的女士,有一次参加密集禅修,被教导说,要透过把日常生活看成是绝对与相对的交互作用,将禅修带入日常生活。那些话都是相当大的抽象,简直大得不能再大了。苦思一周之后,她带著一个极其迂回曲折的问题来参加周日共修:  怎样遵照那些话来经营她的生活? 我必须承认,那个问题如此迂回曲折,我难以跟上。但其中毛病是很明显的: 抽象概念越抽象,你的道就越难看清,你越容易被绑束缠结。我们往往以为抽象概念干净、齐整、类似孟德里安的[抽象几何式]绘画,实际上它们给大量的迂回曲折,留出了余地。它们给实际正在发生的事,蒙上了重重掩蔽。
        当你把那些抽象的东西清除之后,就可以让心直接与气待在这里。它可以决定: 或者与气待在一起,或者移开。就那么简单。
        同样原理也适用于修练的整个过程。一旦你发心持戒,你时时刻刻都在决定自己是否打算坚守那个誓愿。一旦你发心跟著气,你时时刻刻都在决定自己是否打算坚持那个意向。你在心里对事情的言说方式,越保持简单、不复杂、实在、不虚浮、直捷了当不把有关你的过去、你的自我形象的说词带进来把事情复杂化你会发现,行道不偏就容易多了。当你跌出去时,把自己带回来就容易多了,因为你跌到的地带上迂回曲折比较少。因此,不仅在禅定时,而且在修道的每一侧面,你要尽量使事情保持简单、实在、时刻关注当下。
        我与阿姜放在一起时,他有时会叫我做一些诸如今晚通宵坐禅之类的事。第一次他那么说时,我的反应是: 天啊,我做不到。昨晚我睡眠不足,今天一整天都在辛苦做事。 等等。于是他说: 那样做你会死吗? 不会。 那你就能做到。
        就那么简单。当然不容易,但简单。当你把事情保持在简单层次时,终究它们会容易起来。你只要定住在时时刻刻在作的决定上,不去思考 通宵,通宵,我得这么做一个通宵。 你只是想: 这口气,这口气,这口气。 想办法使自己对每个下一口气保持兴趣,你就能坚持到早晨。
        把禅定带入生活,就是以这个方式:  使事情保持简单,剥去缠绕。一旦在内心把事情剥去缠绕,杂染就没有多少隐藏之地了。当你真摔倒在地时,就倒在了容易爬起来的地方。你不必服从令你倒下的那股冲力,也不必卡在泥沼里。你马上打住,立即恢复平衡。
        我母亲曾经说过,她被我父亲吸引的最初一件事,发生在她家一次进餐上。我舅舅,就是她的兄弟,邀了大学同学我父亲来家里作客。有一天进餐时,我父亲撞翻了桌上的一杯牛奶,他在杯子落地前抓住了它。那就是我母亲与他成婚的原因。这事听来有些怪诞我的存在归功于我父亲灵敏的神经反射它显示某些事[如何发生]颇值得思考。而作为禅修者,需要的就是这种素养:  你若把自己撞翻,能马上使自己起来。如果能在倒地前做到这件事,则更好。不过,即便趴倒在地,你也不是块玻璃。你没有摔碎。你还可以自己起来。
        试著把事情保持得那样简单。
(根据2002年12月某日开示录音整理,本文来自坦尼沙罗尊者开示集《禅定》)

中译注:
[1]巧克力: 据笔者所知,法宗派午后许可的体能来源 可以是: 糖水、蜂蜜等不含颗粒的饮料、黄油、黑巧克力。


最近訂正 11-27-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