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居傳統]

阿姜帖:  正道修行[1]
[作者]阿薑帖-德沙蘭西
[英譯]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Steps Along the Paths覧by Phra Ajaan Thate Desaransi
Translated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ゥ  1994 美國慈林寺。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ゥ  2007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前言
        你手中的這部小書,緣起於一位猶太裔西方人的信念與信心。此人名爲菲力普博士,1963年來泰國修習佛法。當時我住在普吉島,他隨我修習禪定整六個月,似乎不僅達到了心的寧靜,也對佛教的價值生起極大的敬意。在返回夏威夷之前,他請我爲他寫下幾個簡明要點,以便攜回繼續研修。我因此寫下十點。此後聽說他在國外某刊物上將其發表,刊名我如今回憶不及。
        我想到,這本小書也許可以裨益有志於禪修的人士。它篇幅小、便攜易讀、不至於太費神。 我因此整理潤色、增補要點,特別是第十一點與其後的討論(如何處理禪相),使本書更適於作爲禪修指南: 闡明禪定的價值、解說正確與錯誤的禪修之道、詳述修練中應當糾正的問題。 希望這本小書能成爲有志者的助緣。
        本書如有失真之處, 我個人願承擔一切責任。在文化程度、練習、寫作技能、以及諸科知識上我缺乏經驗。有識之士偶讀本書,如蒙勘正明示,我將十分感激。



        一、佛陀教導的一個基本要義是,身與心並行,但身處於心的調控之下。是心指令色身行此行彼,不過色身勞損時,心也不得不歷經一些磨難。盡管我們可以把大腦視爲神經中樞,心卻不受神經系統的控制。色身死亡,依其組成元素之屬性分解時,如果無明、渴求、執取、業力等必要因緣尚存,那麼心必然在此界或其它生存空間裏重生,繼續經歷憂苦。



        二、爲了遣除無明、渴求、執取、業力等主要肇事者,我們首先必須遵守各自生活中相應的道德准則,以此練習棄絕言行上的粗糙惡業。換句話說, 居家人應守五戒,並且周期性持守八戒; 沙彌應守十戒或二十戒; 比丘則應恪守所有227條基本的比丘戒,還必須遵循佛陀制定的清淨正命、約束感官、正當使用受用品等原則。
        只要你持戒尚不清淨,你的心便未准備好修練。即使修練了,也難以在佛法中進步成長,因爲你的基礎尚不穩固,不足以在聖道上提昇覧可以說,你的心還不曾依止三寶。作爲真正的佛教徒,首要一步,必須堅定地以三寶與戒律爲根本。
        八聖道和佛教的三個中心教導覧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或譯: 行善巧之事]、自淨其心覧必須首先建立在戒律基礎上。這就是何以在佛陀的教導中,戒行構成了宗教生活的開端。
        下一步是藉修習止禪,訓練心智達到奢摩他與禪那。一旦心智能夠熟練地維持穩定的專注, 我們接下來就可以藉對無常、苦,非我這三大特徵的領悟,培養清晰的洞見[內明,毗婆舍那]。這將會引導我們對諸法獲得清淨如實的知見,因此從一切有害與雜染性的事物中解脫。


        三、佛教中,培養奢摩他與禪那的真正目的,在於凝聚心力,使其穩定強大地聚焦一處。這就構成了以智識與明辨,洞察諸法本質、滅除一切雜染[心漏]的基礎。因此,培養心定,並非單用於外在的科學諸領域,反之,它專門用來洗滌內心的五蓋等雜染。不過,等你修練純熟之後, 只要對人對己無害,也可以將心的定力任作它用。



        四、修練心智的過程中覧作爲心理現象覧鎖鏈和繩束這類實物是無用的。心智必須經過調教,加以修練: 如果你自己獨立探索因果緣起的努力未見成效,那麼應當先聽精於此道者的解釋,接下來在修證中決意奉行,這最初的努力是需要建立在信賴與信心基礎上的。
        大體上,那些一開始就逕自探索因果緣起的人不能夠如願以償,是因爲缺乏正確的途徑。他們傾向於以自己的先見爲准,卻錯失了真道。對修行導師與自己正在修練的法門,首先要培養起一股信賴感,達到安止定,之後再開始對事物作如實探索與理解: 這樣才會有滿意的結果。
        這是因爲,大凡對因果緣起的探索,一開始通常只是跟隨外來影響覧即: 此人那樣說 那人這樣說 覧從外在角度觀察事物。然而,完全從色身範疇之內觀察與探索緣起覧即: 我這個身體由什麼組成? 它如何令各部件善司其職? 它有何用途? 是什麼維持它? 它的命運是興盛還是衰退? 它真是我的嗎? 覧接下來觀察心理現象覧貪、嗔、癡、愛、恨等等,是起源於身, 還是心? 它們從何而來? 當它昇起時,是樂還是苦? 覧以這種方式完全從內在推斷與探索,這本身就是在修練心智。
        不過,你的心若還不夠有定力,不要根據讀過的書本或聽來的傳聞去作推理,因爲即便你想通了,也不會把你引向真諦。換句話說,它不會使你昇起無欲與出離感。反之,要對當下內心實際昇起的因與果作探索與觀察。



        五、心智按其自身的推理方式觀察和理解事物時,傾向於專注單一對象的單一部位,這稱爲置心一處。這是一個心力凝聚的過程,有了強大的定力,能夠根除執取覧即錯誤的假設覧並且淨化心智,令它當下明亮清晰。最起碼,你會有寧靜感覧一股極度的身心安寧之感覧或許還能獲得一兩種智能: 那是一類奇特的智識,因爲它不來自心理想象,而來自實相的因果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作用於當下。即便這是你一早猜到的訊息,只有現在它才是你自己的,它令你心智明亮, 驅除過去充斥於心的一切懷疑與不確定感。你會以深度的滿足與欣慰對自己說: 原來如此!
        不過感覺比較遲鈍的人,除非有他人認證,或者在佛書中找到證明,對自己的智識不會有確信與欣喜感。這反映了佛弟子各有各樣。
        這類智識覧無論數量多少、範圍多廣覧不會加重你的精神負擔。相反,它以一種寧靜與真正的安樂,給你的精神帶來明亮與清新之感。同時,它會令你的心意與舉止精細起來,對他人有激勵作用。無論說什麼,做什麼,你會帶著念住,少有疏忽空檔。一旦達到這一步,你應當設法保持這一切素質,不要大意自滿。
        這些能力完全因人而定,非人人皆有。但不管怎樣,你如前所述修練心智, 即使未有全面成果,仍會經歷顯著的、與個人修持程度相應的寧靜與安樂之感。此後你應當設法保持這個心態,不要讓貪欲、失望、沮喪等情緒昇起來。使心保持中立,帶著信賴與信心,以我先前解釋的方式繼續修習。在修持的每個階段都要保持念住、保持謹慎、注意觀察,你會獲得希望的果報。



        六、如果在依照第四與第五點修練心智時未有成果, 那麼把你的覺知會聚起來,堅定集中於某個單一的對象或意像,把它作爲目標。譬如,專注於色身的某個側面覧骨胳或內腸覧觀察其不淨本質。 或者你乾脆讓心專注於覺知本身覧由於心非肉眼可見,若不聚焦於某個單一點,你不知道它是否在那裏。心與風相類似: 風若不接觸物事,你不知道它是否在場。
        心也一樣。新手若不爲它立一個靶子,他/她是抓不住心的。但是請不要選色身以外的任何事物爲目標。你選的靶子覧即心所關注的目標覧如前所述,應是色身的某個側面。當你瞄准時,要把注意力聚焦於你覺得合適的單一目標上。不要貪,先東抓一點、又西取一點。
        專注之時,要根據四念處(satipatthana)的基本原理來觀察該目標。換句話說,分析色身的各個側面,直到你看見:這不是我,這不是我自己。
        有兩種觀法可以促生這個認知。
        (一) 、把全副心意專注於那個目標時, 對該目標是什麼、誰在專注等,不要有任何想法。只讓覺知與專注的動作本身存在。根本不要去命名或者標記。只存在一股你與目標粘在一起的感覺,但不要去想那個目標是什麼。
        (二)、把全副心意專注於該目標的同時,保持這樣的意識: 這是心的目標。這是心在察看。這是念住,即心繫目標的。這是明辨在觀察當下對象的真相。
        這兩種方法都是可行的,盡管方法(一)適於初學者與敏感度有待長養的人,而方法(二)則適於比較敏感而有經驗的人。不過,你若精進修練,兩種方法會昇起同樣的果報,即定力與明辨。



        七、如上所述修練心智時,無論選哪種,請不要對自己能否修成定力與明辨心存臆測。把緣起於謠言與傳聞的一切欲望放在一邊。只要正確按照第六點去做, 你會學有所得。
        同時, 要觀察自己的修習過程,看你如何把心帶向目標、如何保持念住、 結果心又發生什麼。若以該法門修持,心智開放明亮起來,就繼續下去,直到極其熟練、隨時可以做到的地步。不過若是結果不佳,或者說結果相反,那麼不要遲疑,運用你的觀察力,以前述方式,作調整與糾正。
        在觀察心智在修練中的行爲時,有些人能在心仍處在該狀態下作觀,有的人只有在退出該狀態,暫離寂止才能作觀。兩種方法皆可行,端看個人心性[2]。不過,你若根本不用自己的觀察力,心智修練是難以進步的,即便達到什麼境界,也難以維持。



        八、你在修練心智時,有一個奇特的現象也許會不期而來。那就是,心會從外界對象中撤離,放開一切有關過去、未來的標記與執取,整個匯攏合一。只有覺知本身與它對當下的專注兩者配對存在。這個狀態下無內在、外在之感[3]覧其特徵是心本身獨有的。就好象一切在經歷一場革命。
        這是心來到了它自身的層次: 有分(the bhavanga)。在這個時刻,一切只以心爲參照。生命盡管繼續,然而心在達到這個層次時,放下了對色身的一切執取,除了獨自體驗心本身的對象之外,不體驗其它。這就稱爲有分心(bhava-citta),即,處於自身層次之心。在這個層次上的心,其內部仍有形式精細而完整的五蘊,因此仍會經歷生與有的狀態,並在未來繼續受生[4]。
        進入這個狀態,多少有點像迷迷糊糊地入夢。不同之處,取決於警覺程度。鎮定、辨別力強的人覧初次遭遇時覧意識到在發生什麼,自己在經歷什麼,因此不會激動、緊張。不過對那些容易受騙、念住不足的人來說,這正像是迷糊入夢。來到這個境界,碰巧見到禪相時,容易喫驚或者受其誤導。不過,當他們經過修練,能夠熟練頻繁地昇起這個狀態時,他們的念力會增強,各種禪相會消失。逐漸地,他們會獲得洞見,直到明察諸法實相。



        九、在第八點裏討論的現象覧雖不產生可用來廣泛探索因果緣起模式的明辨覧仍不失爲心智修練的初級階段。它可以抑制五蓋,同時昇起當下的平靜與安寧感。若是培養得當、不退失,將來可根據個人業力背景趨向於好的重生。
        附帶說一下,各種禪相出現,通常正是在我們此處討論的這個心理時刻。但這並不意味著心達到這個狀態時,每次必有禪相。某些人、某些時候會出現。其他人、其他時候,則不出現。這是另一個與個人心性有關的例子,也與其他因素有關。
        真實地說,禪定時昇起的禪相,只有當禪修者足夠機智敏銳時才能說是好事,這樣的人能夠不受迷惑, 看穿它們; 當他們看見禪相時,也不會當成我或屬我之物,受其左右或者緊抓不放。他們視禪相爲禪相,足可作爲工具,或者作爲心一時的安住之境,之後把它們放下。
        那些不特別有正念與警覺的人覧這類人也容易受騙上當覧當某個視像昇起時,大爲激動,甚至有可能信以爲真,因此糊塗起來,與現實脫節(我在以下第十一點將討論如何處理禪相)。
        另外,心智修練到這個地步的人,由於心力強大,通常比較倔犟、固執己見。思考時傾向於只看一面,不容易留心他人的意見,因爲他們相信自己的觀點完全合理可靠覧盡管實際上只是在自圓其說、大多缺乏邏輯、且容易曲解事實。
        不管怎樣,禪相昇起與否,實在非你此時所需,因爲它們除了作爲雜染,混淆你的辨知力,還是阻擋你培養洞見的障礙。修練心智的目的,是去除五蓋,接著觀察五蘊,如實看清它們,直到你對它們昇起離欲,松開對它們的貪執與迷戀,把它們放下,再也不投入或抓緊。



        十、等到你修練心智達到足夠穩定,在禪那與奢摩他中安住下來,抑制了五蓋,這時就應當修習長養明晰的洞見(clear insight,內明)。實際上,你在修習止禪時,明晰的洞見也可能同時昇起。換句話說,識別力可能明亮起來,知見真相,即,一切造作昇起了必然消逝。它們不持久。它們非我或我自己,只是自然狀態在自行運作。
        這等智識昇起時,會使心無欲、出離於一切有爲之事。心完全安住於成熟與警寤的離欲狀態,無論它在何處、看見聽見什麼。這就稱爲洞見與寂止同時發生。
        不過,若是洞見並未如此昇起,那麼你在修練止禪達到入定之後,就可以任選色身一部分覧比如骨胳、內腸覧或者,選一個占據你當前心思的主題,觀察它,直到看出來,那些心智緊抓著、以爲恒穩真實、趨向真樂的事物,實際上都脫不開三特徵的控制。我們依照自己的想象,以爲這是這樣、那是那樣,實際根本不真。一切有爲事物只從因緣而生: 無明、 貪欲、 妄執、業力。因緣耗盡之後, 就自行消散,無人強迫它們分解。即便是我們居住的色身,也依賴因緣生存,例如呼吸、食物等。這些東西耗盡之後,色身就根本無意義了。
        你用完全凝聚的心力,如此觀察事物,就會達到心智修練的目的。明辨之光會昇起,成就對因果緣起的洞見,它完全由你獨立證得。這些洞見非來自記取、挪用他人的名稱或理論,而是完全在你的內心親證自知因果緣起。心將不再受迷惑而粘著、貪愛、欣喜、不悅於任何造作之事。
        附帶地,我們可以說,心若還不曾真正清晰地透視禪定的對象, 那麼它還未真正把自己收斂起來、安定下來。不過,在達到這一步之前的心智修練之所以不叫做觀禪(insight meditation), 是因爲對因果緣起的明辨力尚且薄弱、不夠慎密。
        總結起來說: 我們言與行的淨化必須從修練戒德開始。心的淨化必須從修練止禪開始覧即奢摩他與禪那覧直到心有足夠的力量壓制五蓋。當心修習奢摩他與禪那達到純熟地步,能夠隨意出入、停駐其中時,明辨覧也就是穿透實相法(sabhava dhamma)連同其生滅緣起的智識之光覧就會以突出的方式昇起。
        這等智識可能在特定的場合,只對某些人昇起。但無論如何,心智修練到這個層次的人應當意識到,達到這個層次的心是適宜長養昇起明辨的。因此他們應該取色身的任何側面、或者占據思維的任何心理現象,從前所述的三特徵角度作觀。那麼他們也會明察一切緣起事物,長養洞見之光覧並且能夠根除對每一種色身與思維現象的執取。
        心雖不可觸及,卻影響著色身和世間一切。它能把萬物攝於掌控之下。然而,它並非如此邪惡野蠻以至於毫無善惡之感。一個動機善良的人如前所述修練心智,使之進入佛陀教導的前述正道時,它就會易教、快學、長養智慧、調禦也許尚無秩序的色身。此外,它還能淨化自己,使之明亮清潔、不帶雜染,能夠自證精深的真諦,能夠給這個盲目黑暗的世界帶來耀眼的光明。
        這是因爲心的本質,從其初始就是光明的。但由於對客體攀緣(preoccupations)的滲入與籠罩,心的明亮暫時暗昧下來,也使世間隨之暗昧。心若原本黑暗,恐怕無人能夠淨化它以至於昇起明辨的地步。
        因此,世界是黑暗還是光明, 它將經歷安寧還是苦難,取決於每個人的心。 我們作爲個人,因此首先應當善修自己的心,之後再訓練他人的心。如此世間方可免於動亂。



        十一、禪定中昇起的各種禪相,是一件離奇古怪之事。它們會迷惑判斷力弱、易上當受騙的人,使之信以爲真,以至於與現實脫節。因此,禪修者應當謹慎,對這些現象作審視思考。容我解釋如下。
        禪定中昇起禪相有兩類:視像(visions)與征兆(signs)。
        (一) 、視像: 我們在作不淨觀時,有時心會收斂起來達到有分,我們會看見色身的腐爛之相、或者只剩一具屍骨或者一堆灰燼等等。曾經還發生過有人不堪目睹這類禪相以至於自殺的例子。
        此外,神靈、地獄、餓鬼的形像有時也可能出現。
        (二) 、征兆: 心智如前述開始收斂時,可能會出現耳語。它可以是我們所敬重的人要我們去觀察某個特定的事實,或者告知某個將來的事件; 也可以是某個蓄意傷害我們的敵人要來傷害我們前所發之聲覧這說明不同個體的心流如何相互衝撞。另一方面,同樣現象也可以來自對我們有善意的人。有時一個不熟悉的聲音會來報告一件引人思考的真事,禪修者一般稱之爲能識(abhinna),或稱爲法的教誡或警示。
        並非每個禪修者都經歷禪相。對某些人來說,無論他們的心達到何等精細的層次,禪相也不會出現。對另一些人來說,心只要入定一小段時間,各種各樣的禪相就會冒出來(不過小心不要造作太多) 。 這與禪修者的心性有關。對那些輕信而不多作合理思考的人,禪相容易很快地出現,並且繁殖到失控。因此要謹慎對待。

: 禪相是真的嗎?
: 有時是、有時不是, 因爲它們完全來自禪那, 而禪那爲世間法覧因此是不可靠的。那就是說,有些人在修習禪定時,心智收斂達到有分,卻不懂得自己達到了什麼境界,也不了解它是如何聚焦、觀察、放下專注對象的。禪相,無論是否有意識地昇起,都包含著大量的心理造作與執取,因此是靠不住的覧因爲心處於有分狀態時昇起的禪相,就好比某人躺下入睡或只是迷糊打盹而做的夢。大體上,它們一開始出現時,帶一些真相成分,但不多。
: 禪那屬於世間還是超世?
: 禪那僅有十二至十三種成分[5],它們完全是世間的。不過,進入禪那的人若是聖者,利用禪那作爲心的安止地,那麼他/她可以任意並可靠地利用該世間禪那覧這就好比神槍手與射擊生手之間的差別;也好比國王與平民之劍的差別,前者象征王權,後者僅爲一把劍而已。
: 禪相是好事麼?
: 僅對懂得如何正確使用它、不受欺騙、不執取它們的人而言是好事。對一位不了解如何善用、對之信以爲真的人來說,不是件好事。一旦執取起來,心理造作會使這些禪相繁殖增生,使禪定者對現實感失去把握的地步。因此對待它們時必須謹慎小心,容我解釋如下。 
        禪相隨著世間禪那之力昇起,由執取與心理造作所維持。因此服從於三特徵:它們無常覧即不長久、它們有苦、它們非我覧不屬於你的或任何人的。它們只是些以自己的方式不停地昇起消失的狀態。要以這個方式審視它們,看穿其本質,然後放下。不要受迷惑而抓緊禪相,因爲它們是果。反之,要著手修習其因,即禪那,使你越來越熟練,直到能夠隨意進入。那時禪相自然不會有麻煩。
        此外,要學會觀察禪相的過患。它們昇起時,我們一旦受其迷惑,以至於緊抓不放,就會使禪那衰退,好比對一位試圖使心寂止,以便探索精深現象的人來說,聲波是一種障礙,或者又好比清水的波動會妨礙我們觀看自己在水面上的映像。
        禪修者剛開始證得禪那之時出現的禪相,傾向於異常驚人。心的執取與造作之動作傾向於對它們緊抓不放,它們會在內眼中留下難以消彌的印象。上述對治與消除禪相的方法如果無效,那麼就設法不讓心進入禪那。換句話說,不促心入禪、不令心寂止、不對禪相有好感。盡意多睡多食、做重體力活直到色身倦極、觀想易生雜染之事,比如引起欲望的美景或者音樂覧一旦心從那股執取中退出, 禪相會自動消失。
        如果學禪弟子以這些方法不能夠解決問題,那麼師長應以同類方法相助。最快最有效的辦法是,找件事刺激那位受迷惑者,令他大怒,禪相會立刻消失。
        昇起法住智的基礎,乃是近行定,它有兩類:
        (一) 、 隨著禪定者專注於某個特定的對象,心會逐漸從雜念中退離,收斂於一處,正對自心,不過又未完全與一切客體切斷。它仍在感知、思考、評估,試圖從那個極其精細的對象上撤離,但還不能夠完全放下。這就是達到安止定(appana samadhi)之前的近行定。
        (二) 、心越來越精細,直到能夠放下正在思考的對象,從中退離,因此該對象就消失了。這就稱爲安止定。念住與警覺充分意識到一種空性,對一切不抓取、不粘著,惟獨以心本身作爲對象。當心從這個狀態退出、再次觀法時覧即觀察對象、觀察因果覧它是處在從安止定出來後的近行定。
        這兩類近行定,都可構成對特別的真相與種種事件獲得洞見的良好基礎,這種洞見與來自前述禪相的智識是不同的,因爲禪相來自於世間禪那,而我們在此討論的智識,即便它從世間定力中昇起,結果卻更加可靠(科學家們利用這個層次鑽研課題)。並且,假若你的定力達到超世,它可以一步一步拔除一切心漏(asava)。
        簡言之,來自禪相的智識與來自近行定的智識,從來源與本質上講都是不同的。
        此處值得多說一句的是安止定。安止定是人生極高的禪定成就。達到安止定者,多以出入息(安那般那)爲專注對象(業處)。隨著他們專注於呼吸的昇起落下、或者只專注其落下,心逐漸地越來越精細,直到一步步放下一切攀緣、收斂起來,成爲上述的安止狀態。出入息的停止,表示達到了安止定。在某些情形下,又名安止禪那,因爲它由呼吸入禪而來。之所以稱爲安止,是因爲當心達到那個狀態時,出入息停止,但念住仍然具足。
        處在這個狀態時,你不能作觀,因爲心根本不介入任何事物。只有當心退出那個狀態,進入近行定時,你才能再開始觀察事物。那時你會明察世尊說必須了解的真相,還可了解其它事物。這時沒有禪相,然而所得之智以因果爲基礎,還帶著類比,它將會消除一切疑惑。
        在某些情形下,禪修者以出入息之外的對象作爲禪定業處,仍可與修呼吸者一樣達到安止定。當心收斂起來,達到不再有出入呼吸時,即爲安止定。
        不管怎樣,這是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禪修者不可把我的觀點作爲自己的標准,因爲思想與觀念乃世間之事覧即便我們在同時同地看見同一件事覧仍不免對那同樣之事,構想不同的名稱、達成不同的理解、因此昇起無窮無盡的諍論。讓我們都只專意於各自的業處,達到前述的安止定覧到那時,有了無偏見的公正之心覧再來拿我們的體驗與經文中的敘述作比較。我們的智識那時才是paccattam: 親證自知。這是我樂見的。       



結束語
        一切超世現象,以世間現象爲根基。三十七菩提分雖完全被歸類於超世素質,必須發端於心理與物質現象覧即世間的身與心。
        來自禪那的禪相智識,對獨目者覧也就是那些只修禪那的人覧來說是障礙,但對雙目者覧那些既修定力,又修明辨的人覧能夠促生洞見。
        每一把劍與斧,都有利鈍兩面,各有其用。不過混淆兩者的人,不僅不得劍斧之力,還可能傷害自己,或者傷害正在做的工作。洞見與污染洞見的雜染,來自同一個基礎。當缺乏明辨的人思考有誤時,會昇起洞見之染,不過當他們思考正確、方法適宜時,同樣的事會轉成真正的洞見。
        世間法覧當我們對之有如實知見、解其緣起、見其過患時,會昇起厭離,不受其迷惑而執取覧那時它就轉成了超世法。但是,當我們受其欺騙、不願放下時世間境界,要它恒常永存是不可能的。梵天會退墮至欲界天, 欲界天會退墮至人界,人界又會退墮至低等域界。正如水勢往低處流,眾生之心也易於往低處覧即惡境覧墜落。
        禪修雖是一個自我變革的過程,你仍須甘冒生命危險。至少你應當威脅自己,若無成就,便要自我放逐[6]。不發這等大願的人,等待他們的只有永遠受他人覧即雜染覧奴役的命運。



詞彙表
Abhia: 能識; 神通; 修定而得的直覺能力。
Asava: 心漏; 升起轮回重生之瀑流的杂染。有四类: 感官之欲、有生、见、无明。
Bhavanga: 有分; 心的固有所緣(underlying preoccupation)或者說休止態(resting state),是它決定心的生存境界,並且也是心在響應各種刺激的空檔裏回復的基准狀態(中譯注: 見[4])。
Bodhi-pakkhiya-dhamma: 菩提分法; 趨向覺悟的原則, 共有37部分,構成了佛陀本人對其教導的總結: 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聖道。
Brahma: 梵天,色界與無色界天的居者。[參看三十一個生存空間]
Deva: 喜樂欲界天的居者。
Dhamma:  法; 事件; 事物本身; 事物正確的自然秩序。延伸意義上,法也指任何傳授這些原理的教說。
Jhana: 禪那。心智沉浸於單一的感受或心理對象的狀態。
Kamma: 導致緣起與重生的有動機的行爲。
Khandha: 蘊; 聚集體; 主體及廣義感官體驗的組成部分覧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識蘊[直譯爲物質現象、感受、心理標記、思維構造、意識]。
Nivarana: 入定的障礙; 五蓋覧感官之欲、惡意、昏睡、掉舉[直譯爲焦躁不安]、疑。。
Sabhava dhamma: 實相法; 自性法; 自然條件; 現象; 如實內在所體驗的事物與性質。
Samadhi: 奢摩他; 定; 把心專注於單一對象或者主題的動作。
Sankhara: 行蘊; 緣起的現象; 造作。這個詞可包括一切由因緣或條件造作而起的物質與心理現象,以及造作之力,與造作的過程。



中譯者注[筆者感謝坦尼沙羅尊者答疑,下文爲筆者的總結,如有理解錯誤,責任在筆者]:
[1]本文標題泰語直譯爲正道行道,文中要點非指次第連貫的操作步驟,而是修行道上應當注意的問題,故譯爲正道修行。
[2]根據中部111,從初禪到四禪,直到非想非非想處,在諸禪境中皆可作觀。觀察時意識需要從專注所緣略略移開,又不至脫離該禪境。以下提到安止定中不能作觀,而需在近行定(直譯爲臨界定)中觀察,也是此意。不過安止定與近行定是論藏用詞,經文用的是奢摩他與禪那。對比其特點,第四禪與安止定同義。奢摩他可泛指定境,也可特指安止定/第四禪。
[3]指相對於色身。
[4]此處的所緣是心本身的動態,或者說對覺知的覺知。例如對禪定過程的意識覧如何維持禪境等。雖不再與色身有關,內心仍有身見。Bhavanga一詞僅在論藏中出現,該境界也爲泰國佛教所承認。這個心理層次決定了所處的輪回域界,例如梵天的有分不同於人的有分。
[5]此處指四禪中各禪支之累計。
[6]此處爲尊者幽默的鼓勵。


最近訂正 6-17-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