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居傳統]

阿姜李: 滅苦手冊
三篇短文
[英譯]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Visakha Puja覧Teachings of Ajaan Lee Dhammadharo
Translated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ゥ  1995 美國慈林寺。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ゥ  2007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目录

引言
解脫苦痛
人類價值
佛教之道


引言


        阿姜李於1959年年底住院時撰寫了這三篇短文,一年多後便去世了。文章以鋪敘甚少的綱要形式寫成,這是他後期文字的典型風格。他的寫作目的,似乎是爲了留給住院病人在治療期間,作爲精神食糧,細加思考。盡管他的表達方式對其它宗教有兼容性,但基本要點是不折不扣的佛教。其中第一篇短文對兩類病癥的解說,遵循的是佛陀覺悟之時所得的中心洞見之一, 即: 當下發生的事件,是以舊業(業指有動機的行爲)與現業兩者爲因緣的。第二篇短文中提出的有關人類價值的四原則,對應的是佛陀曾經警戒的四不善 [agati, 錯誤的生命軌跡],即建立在以下四種基礎上的偏見覧 (1)愛欲; (2)厭嗔; (3)癡迷; (4)畏懼。
        第三篇覧《佛教之道》覧是對佛陀教說的綱要性闡述,一是基於《教誡波羅提木叉偈》中的短句,該經是佛陀說法初期派遣1250名阿羅漢弟子往各地傳法之前對他們講述的; 二是基於對一個佛教基本概念覧造作 [saṅkhāra, ]覧的分析,該詞的意思是造作力、塑造過程、或造成之事物。形式上,對世間層次和法的層次這兩種造作的分析,系阿姜李的獨到解說,它來自對兩個巴利復合詞 saṅkhāra-loka[行世]與 saṅkhāra-dhamma[行法]的泰式解讀。從巴利語法角度來看, saṅkhāra- 在兩個復合詞當中都作爲形容詞: 前者意指造作事物構成的世界,後者意指造作事物的現象本身。這兩個復合詞直接爲泰語吸收,但因爲泰語把形容詞放在所修飾的名詞之後,於是阿姜李把世與法解釋爲修飾造作的形容詞,因此得出了兩個詞彙的新解。他對於第五蘊即識蘊的理解,有別於多數學者,這也頗具意味。除此之外,他的分析內容都是標准式的,他的要點則構成了巴利經典當中佛陀教導的方便概述。

英譯者 坦尼沙羅比丘
美國上座部慈林寺



第一篇: 解脫苦痛


        疾病在我們的體內昇起,可以有兩種方式:
        1. 緣於體質 [dhātu -samuṭṭhāna, 元素生,界生]
        2. 緣於業 [kamma- samuṭṭhāna, 業生]


1. 緣於物質: 緣於體質的疾病是那些藉由五種體質元素 [dhātu,屬性,界]的失調而造成的疾病。這五種體質元素是:

(1)地: 體內的固體部分,比如骨胳、肌肉、皮膚等。
(2)水: 液體部分,比如唾液、黏液、血液等等。
(3)火: 體內的暖意。
(4)風: 體內來回移動的諸種力,比如呼吸。
(5)空間: 全身各處的種種空間,體內諸種元素藉之混合、互動。這些空間包括: 耳道、鼻腔、口腔、皮膚毛孔等。
當這些元素受到刺激或者失去平衡時,它們便爲疾病的昇起提供了一種缺口,故名: 緣於體質 [dhātu -samuṭṭhāna]。

2.緣於業: 緣於業的疾病是指那些從業心 [kamma-citta]或者說心理動作當中昇起的疾病,這種情形下,心被各種刺激性或干擾性的主題占據不放。隨著對這些主題越想越多,我們的心力就虛弱起來,我們的心受激、失衡,最後就生起病來。


        對治的辦法有兩種覧不過在治療之前,我們應當首先自我檢查,看看它們是怎麼來的,這樣我們才能更好地對治它們。
        兩種對治辦法是:

1.藥物醫療: 由種種化學成分組成的藥物,它們可以把體內的諸種元素帶回平衡,使我們的痛與病或者減輕或者消失。
2.佛法醫療: 有賴於我們自己改進自己,把心轉向善良、有價值、明智的主題。例如,我們也許可以發願做任何幾種類型的善事,比如以某種方式供養僧食、以某種方式出家持戒、資助建造某一姿勢的佛像、或者以某種方式誦經坐禪。在某些情形下,當心裏有一種好的動機昇起來,我們感到喜樂、開放的時候,它就給心賦予能量、給身體賦予內力,藉著這些力量,我們可以緩和業已昇起的任何疾病。


        另外幾點作爲精神食糧,供病人和救治他們的醫生思考:

        我們生病時,自己的責任是,自我檢查,尋找病因。假如我們自己不能夠了解,就應當去找那些了解並且願意指點我們的人。譬如他們也許會告訴我們,我們生的這種病應當用藥物治療。我們於是應該找醫生,讓他或她有機會舒解我們的痛苦。
        一旦得到醫生的建議,我們有兩個責任:
        1.聽從醫囑。
        2.給醫生完全的自由,讓他或她看怎麼合適就怎麼治。
        我們不應當擔憂自己會康復還是死亡。那是醫生的責任。我們有一個責任,那就是照顧自己的心覧使心無病,把思想轉向善良、善巧的主題,以此增強心力,來幫助照顧我們的醫生。當醫生與病人這樣相互幫助時,誰也不給對方造成負擔。醫生有治療我們身體的自由,我們在心的範疇內有自由,這樣我們就會有機會減少苦痛。即使我們死去,自己和醫生雙方都已經盡了力,醫生照顧我們的身體,我們照顧自己的心。即使我們死去,也沒有損失什麼; 我們將有自己的內在善德可以帶著走。
        因此,當我們以這種方式治療疾病時,才可以說,我們用了兩種療法: 藥物醫療,這是醫生的事; 佛法醫療,這是我們自己的事。這樣一來,我們與醫生就能夠在照顧我們生命的品質方面相互幫助。
        這就是病人的責任。

        至於醫生的責任: 作爲醫生,我們應當了解疾病的來源。假如我們知道,某種病緣於體質,就應當給予適當的藥物治療。假如我們懂得那個疾病緣於業力,那就應當用其它的方式,改善病人的心態。例如,我們在病床邊,可以用和善的態度,或者使病人對於修福德有好感,鼓勵他或她供養僧食、禪定、誦經、發願出家一段時間等等,這都是使病人的思維轉到正向的手段。這就稱爲佛法醫療。
        在某些情形下,一種病一般需要用大量的藥物,結果只用少許藥物就會消失。有經驗的醫生肯定見過這樣的病例。比如,某個病人病勢沉重,但假如我們能夠找到一種辦法安慰他,提高他的心態,癥狀不僅沒有照一般情形惡化下去,反而卻減輕了; 本來預期今天死,但病人卻可能活到下個星期或者下個月。有人踩到荊刺,以爲自己給蛇咬了,這樣一想,疼痛立即發作。另外有人被毒百足蟲咬了,以爲自己踩到了荊刺,這種想法可以使蟲毒不造成劇痛。假如他們接著去看一位有經驗的醫生,醫生說是給百足蟲咬傷了,他們於是受到刺激,那個痛就會發作起來。像這樣的例子都說明業力在致病過程中所起的作用。




        『業』[kamma]這個詞指兩件事:

1. 業報[kamma vipāka, 業異熟],或者說過去行爲的果報,它可以影響當下的身體,刺激物質元素,引生疾病。對這些病,有時哪怕我們根據醫療原理正確地給予治療,它們就是不退。等到該退時,那個病人也許只吞一口去邪水,它們就消失了。這在部分程度上取決於病人的心態。這種病屬於舊業的果報。有時侯,舊業可以傳播開來,影響心,使病人煩燥,反過來加劇身體上的疾病。有時侯病情毫無希望,病人卻痊愈了。有時候明明有希望,病人卻死了。像這樣的情形,我們得下結論說,那個病來自舊業。如果我們想要舒解疾病的痛苦,必須同時醫治身體的病因和心理、業力的病因。
2. 有時候,疾病可以發自心的新動作。這叫做業心 [kamma-citta]。舉例說,當我們感到強烈的憤怒、仇恨、愛意、或焦躁時,心受到全力的激蕩,包裹著心的那些雜染就會濺潑到體內,在那裏它們與身體的各種元素混合覧比如在血液中,接著流向全身的各個部位,造成虛弱與疲勞。假如這類血液在體內某個特定部位淤滯,疾病就會在那裏昇起。心變得渾濁起來,身體的元素也渾濁起來。最起碼,我們會覺得自己精力不足。假如我們不趕快想辦法糾正這個情形,就會生病 。


        我們可以在這裏作個比方: 心就好比池塘裏的一條魚。假如有人拿一根棍子在水裏翻攪,那條魚就不得不快速繞圈,覆蓋在身上的黏液將會脫落。水就會變得渾濁,池底的爛泥將會給翻攪上來,那條魚就看不清了。過一陣,魚的黏液與水裏的泥粒將會黏在一起,成爲水草的養料。隨著水草的繁殖,水就成爲腐水,不能再用了。同樣地,當心的雜染全力發作時,這種心的動作[業]的力量可以傳播開來,導致身體生病。如果體內的元素與心同時發作,這個病就很難治了覧哪怕它可以治,好轉也會極其緩慢。
        因此,業力病在某些情形下,首先在體內昇起,接著傳播開來影響心: 這叫做業報。有時候,它們首先在心裏昇起,傳播開來影響身體: 這叫做業心。當業力病昇起,我們了解它是來自身體還是來自心的時候,就應當用上述兩種療法來對治,那樣將會提供解除痛苦的有效法門。
        我自己已經親身經歷過這些要點的真實性,不過把我的體驗全部記錄下來,將是一件冗長的麻煩事。因此,我就把這些留給有明辨的人士自己去思索。


ārogya parama lābha
無病是至上財富。

paca-mare jine natho
patto sambodhiṃ -uttamaṃ
arahaṃ buddho itipi so bhagavā
namāmihaṃ

制服了五種誘惑,
我們的依止(佛陀)自證無上覺醒,
他是阿羅漢、佛陀,故爲薄伽梵[有一切福報者]
我禮敬他。


        你生病臥床時,可每日持誦此偈。



第二篇: 人類價值


        世上人人希求公道。爲了給世界公道,我們大家覧無論種族國籍覧需要在自己的內心擁有人類價值。人類價值並非是一種教條或者宗教。當人們出生到這世界當中時,他們就有希求公道的本能。他們有時得到,有時得不到。這是因爲有的時候,他們讓非人的價值干擾了人的價值。在這種情形下,那些非人的價值就妨礙他們得到所希求的公道。
        因此,我想指點一條道路,幫助全世界的人,使自己的心與人類價值保持一致。即使我們間或出現失誤,只要能夠盡量長時間保持不出錯,我們仍然將做得很好。


        1. 於人於事的好惡,要有節制感。不要讓自己耽溺到狂熱的地步,導致你對人對物的行爲超出界限。這種失足,在操行層次上可以損害你的名聲。在心的層次上,可以導致你受到迷惑和欺騙。你得到的果報將會是傷害心的悲苦,這都是因爲缺乏節制這個人類價值。
        2. 在人事交往中,不要讓自己耽於嗔怒。即使人們的行爲不可取,或者來你這裏的東西非你所願,你仍然應當停下來考慮一下,那些人是否至少擁有某些優點,那些東西也許至少對你有一些用處。當你能夠以這種方式對自己的心有所制約時,你就能從憤怒與不快的緊攫中把自己松脫出來,使得慈心善念能夠代之昇起。果報將是,那些人會成爲你的朋友與同盟; 你所得到的東西將會以其它方式爲你所用。比方說,假定你想要一把鑿子,卻得到了一枚釘子。這意味著你的願望沒有實現,但即使如此,那枚釘子將來可以對你有其它的用處。
此外,慈心善念能夠培育持久的鎮靜和心的安寧。因此,這個人類價值應該是我們全世界人 相互交往的基本准則。
        3. 在你的一切交往之中,要保持正直與直接,對待他人時身前身後要保持一致。即使面臨恐嚇,仍應當使你的心有一定程度的無畏。過度的無畏會導致傷害,過度的膽小也同樣有傷害性。比如說,你在商業交往中若是讓自己被恐嚇壓倒,你的生意就會受損。如果你過於鹵莽、放膽,也會使你在工作中出現疏失。因此,你應當有一種節制感和分寸感,使你與世間的人和種種事物的關係能夠正當進行。只有那時你才算有了人類價值。
        4. 在世間的人事交往之中,無論你在意、語、行中做什麼,應當首先檢查自己的動機。只有當它們可靠合理時,你才能聽從它們、付諸行動。這將會防止你在癡迷的影響下出動。你必須擁有審慎的念住與理性的明辨這個人類價值。能夠以此種方式行事的人,無論參與哪個社會團體,都會有朋友。他們將會給自己經手的事物帶來增益與發展,給自己和社會帶來進步覧這是我們每個人所希求的。


        我們所住的世間,在我們當中任何人出生之前早就存在了。即使我們的種種教說與宗教,也都是在世間存在很久之後才逐漸產生的。人類世界的歷史上,有時候世間在物質與精神層次上兩者都高度發達,給大家帶來福利; 有時候人類在物質與精神方面如此退化,它幾乎沉到了海底。有時候精神層次上高度發達,人們生活在和平與安定之中,而物質方面卻未發達。
        當人類內心擁有人類價值時,物質上的進步能夠給大家帶來幸福與安樂。當人們缺乏人類價值時覧當他們濫用力量與影響,踐踏人類價值時覧物質上的進步有可能摧毀全世界人類的和平與安樂。當人們品行不端時,哪怕好的物品也會給人們帶來傷害; 當人們品行端正、公道時,即使本身有害的物品也可以有益,這是一條基本的真諦。
        當世間的所有人都在人類價值中牢固地確立起來時,那就仿佛我們都是朋友與親戚。假如人們的內心沒有人類價值,哪怕家庭也會給破壞,朋友變成敵人覧當小範圍的關係是這種情形時,大規模的戰爭將不可避免。我們怎麼能夠逃脫得了?
        因此世上每個人都應當培養人類價值,使我們都可以相互當成是朋友,在我們的行爲中體現出善意與仁慈的態度,爲了世界的公道與公正。
        我到此爲止所闡述的,是適用於全世界的共同原則。即使信守不同宗教的人,也應當相互幫助。我們應當記得我們共同的人性,在人的層次上相互幫助。佛陀贊揚那些基於共同人性而幫助他人者; 至於其它宗教,我自己曾經遇見過幾位羅馬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當他們來到我國時,有禮貌、有教養、有很好的人類價值。例如,他們有些人捐款幫助造寺院。這使我對他們的宗教好奇,我問他們時,他們說自己是基督徒。那時我覺得他們有充足的人類價值,因此在人生當中進步得遠。 至於佛教的教導,有一條佛陀的教誡是,當我們與教外人士交往時,應當考慮我們共同的人性,不要使宗教成爲障礙。否則,它將造成傷害。
        這種情形下,那些熟悉人類價值的人,將完全可以適應任何社會,能夠在相互之間締造牢固的友誼。
        因此我請一切讀了本文的人,運用自己的明辨,思考這個問題。



第三篇: 佛教之道


        以下討論的是佛教之道,這條道由一位受到眾多人的崇敬、被贊爲尊貴者的人所發現並爲我們指明。學習他的教導時,我們可以自己判斷,自由地相信或者不信; 發現它們的這個人從來沒有立下任何規矩強迫我們。
        當一群人懂得了某種教說能夠引導他們爲善,於是對那種教說敬仰、奉行時,它就被稱作他們的宗教。至於佛陀的宗教或者說教義,可以總結爲三點。


        1. 我們應當在意、語、行上,戒離做一切惡的、毀壞性的事,對己或對人造苦的事。即便我們發現自己已經在做這種事,也應當努力停止。
        2. 我們應當在內心發展一切我們知道是善良、具德的素質,維護我們已有的戒德覧 這稱爲守護具足 [ārakkha-sampadā]覧並且把不斷地發展尚未達到的戒德作爲目標。
        3. 無論我們從事什麼活動,應當帶著純淨的心去做。我們應當使自己的心純淨、清潔。如果我們做不到一直保持純淨,假如能夠間或使它純淨,也仍然是好的。


        以上這三點都是佛陀教導的目的。
        佛陀的教導是與世間的真正本質相一致的。他說:『 Khaya-vaya-dhamma sankhara, appamādena sampadetha』,意思是: 『一切造作,依其本質,一旦昇起,必然衰敗。不可失慎自滿。要保持全副的念住、全然的警覺,你們將證得寧靜與安穩。』
        這個意思是: 顯現於世間、從業 [kamma]昇起的一切事物,都稱爲造作 [saṅkhārā諸行]覧構成的事物、塑造的事物、和合的事物。造作,依其本質,分爲兩類覧世間層次上的造作,和法的層次上的造作。

1.『世間層次上的造作』是指八種世間之道: 地位、財富、贊譽、享樂,也就是我們大家都希求的東西,然而覧既然它們是造作的,不穩定、不持恒覧就有可能有另一種果報的干預: 既有了地位,我們就可能失去它。既有了財富,我們就可能失去它。既有了贊譽,我們就可能被批評。既嘗過了來自物質財富的快樂,我們也許就變得貧ࢱ 18;倒、痛苦不堪。因此,佛陀教導我們不可失慎,而爲這些事情所迷惑。如果我們不能夠牢記這一點,必然就會受苦。
2.『法的層次上的造作』是指位於我們內在的諸種元素 [dhātu,]、蘊 [khandha,聚集體]、處
[āyatana,感知媒介],它們是無明和心湊合的造作的結果,在外在層次上,便昇起了法的造作。

A. 元素 [dhātu]: 在法的層次上被塑造成諸行 [saṅkhārā] 的元素有六種:
(1)體內堅硬、密集的部分,比如骨胳、肌肉、皮膚,稱爲地元素。
(2)滲透於全身各處的液體部分,比如血液,稱爲水元素。
(3)在體內穿流的諸力,比如出入息,稱爲風元素。
(4)給身體的所有部位賦予暖意的那個層次,稱爲火元素。
(5)體內的空隙部位,其它元素可以移動、進出,讓空氣進出的通道,讓我們移動覧比如耳道、鼻腔、口腔覧稱爲空間元素。
(6)身體的這些層次,假如沒有意識監督它們,就好比電池沒了電,再也不能釋放電功來發光、發動。只要有意識在掌管,它就能夠致使身體的各種素質與部件有利於眾生。善與惡、福德與失德,只有在意識發出指令時才能夠昇起。因此,善惡最終來自覺知本身。這就稱爲識元素。
這六元素,都屬於同一類法的層次上的造作。

B. 蘊[khandha]: 我們所體驗到的事件所分成的種類,稱爲五蘊:
(1)色[form]: 我們身內、身外之一切可見的感官素材,都稱爲色蘊。
(2)受[feeling]: 當意識與感官素材相互接觸時所昇起的樂、痛、不樂、不痛的覺受,稱爲受蘊。
(3)想[perception]: 對自己與外在的人與事物所作的標記與指認之動作,稱爲想蘊。
(4)行[formations]: 心中昇起的念頭與心理構思覧好、壞、對、錯,一切思維不脫此等共性覧稱爲行蘊。
(5)識[consciousness]: 從常規設定出發的識別意識覧例如,當眼看見一個視覺對象、耳聽見一種聲音、氣息來到鼻、味道來到舌、觸感來到身、或者一個想法在知性中昇起時覧透過那些官感之一,清楚地覺知,『那是好的、那是壞的,那是微妙的、那是精細的』: 這種形式的知識,稱爲識蘊。
所有這五蘊,歸結爲身與心。它們是自無明昇起的法的層次上的造作。

C. 處[āyatana]: 這個詞的字面意思是一切善與惡的『基地』或『媒介』。感知媒介一共有六種: 視、聽、嗅、味、觸、思。


        所有這些都是法的層次上的造作。它們之昇起是無明覧未穿透真實的知見覧的果報。
        因此,我們有世間層次的造作,也有法的層次上的造作。佛陀教導說,所有這些造作都是不可靠、瞬間即逝、不穩定的。它們出現、暫住、然後消失。接著,它們再出現,繞著圈轉。這就是無常和苦。不管它們是好是壞,一切造作都是如此作爲。我們不能迫使它們服從我們的意志。因此佛陀教導說,它們不是我。我們一旦培養了明辨的精准功力,就能夠逐漸放松我們對這些造作的執取。一旦我們穩住心,達到正定的地步,明晰的認知技能[明]將會在我們內心昇起。我們將明見世間和法的層次上的造作的真相,因此將會把它們從心裏褪去。那個時候,我們的心就會從一切造作中得到解脫,達到如佛陀所教導的那種最尊貴的喜樂,獨立於任何身心對象。
        這兩個主題的討論盡管簡要,卻可以包容佛陀教導的各個層次。
        總結起來說: 不放逸。警惕。不自滿。不把自己的信任放在任何這些造作上。努力在你的內心發展那些應當獲得、修得的德性。那就是不失慎[不放逸]的意思。


http://www.accesstoinsight.org/lib/thai/lee/handbook.html
最近訂正 1-17-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