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居傳統]

意向的堅持

[作者]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Sticking with an Intention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2006 坦尼沙羅比丘。免費發行。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看見心何等擅變,是很可以令你自矯自戒的。你下決心做某件事,才過幾分鐘,就發現自己在往另一個方向走。有時候,是因爲你看見原來的意向不如先前所想的那麼明智,不過情形常常與此無關。那個原初意向無可挑剔,你卻直角拐彎走掉了。這是怎麼回事?
        禪定的目的之一,正是爲了明察那裏究竟在發生什麼,你怎麼會突然脫軌拐彎,心究竟對自己作了什麼,才會放下一個好端端的意向,去某個完全不同的地方? 在這個意義上,禪修好比做實驗。你設置某些條件[因緣],接著觀察它們如何發展。換句話說,一開始,你專注一個自知是良好的對象呼吸[氣]。畢竟,呼吸即是生命力,並且它極其直接。它既不遙遠,也無可疑。它就在此地此刻。你可以看見,緊粘著氣[跟氣在一起],允許它舒適,對身與心必然起著良好的作用,所以那裏沒什麼可疑的。
        當你把氣確立爲著意的對象之後,下一步是,覺察那些必然要把你拉往別處的任何其它的雜亂意向。眼下,你心裏的規矩是:  假若念頭與氣無關,就不參與。因此,一發現自己脫軌,不需要再多問。假若發現正在被拉離呼吸,不管那個思維造作[行蘊]多麼有趣、奇異、重要,把它放下,回到氣上。哪怕句 子想到一半,當即放下。你不需要收尾,不需要作個小記號以便回來察看。把它整個放下,回來。
        那個念頭的回音可能繼續一陣。沒關係,你不需要聽它的。你現在的工作是訓練心,使它在堅持某個意向時能夠越來越連貫。接下來,必定會出現第二個念頭,第三、第四、第十、或者第一百個念頭,不過,不管出現多少次,你就是不跟。那是你坐下時對自己的承諾。當你發現自己破壞了那個承諾時,重要的是不可沮喪。爬起,撣塵,回到氣上。要記得,我們是在同一種根深蒂固的習性作戰,因此需要下工夫,花時間。如果你認爲訓犬是件難活,人心更容易偏失,更傾向於抵制新技能。以這種方式訓練心,雖然困難,卻是可以做到的。
        把時間花在訓練新習慣上,是十分值得的。畢竟,正是心意[業,行爲,動機,意向]的力量在塑造你的生命。我們往往以爲業力教導與禪定沒有多少關係。甚至有人教我們,業力說是一個奇怪的傳統遺贅,不知何故從文化背景中被走私挾帶,納入了佛教。不過,情形並非如此。佛陀有一些極其明確的業力教導在當時獨樹一幟,它們與禪定的爲何與如何密切相關。
        禪定的爲何,涉及我剛才提到的要點。既然業就是意向[動機],而且業是塑造你的人生的巨大力量,你能對它有所掌控,是十分可取的。假若你發心做某件事,你知道那是件好事,那麼能夠做到堅持那個意向,不離不棄,是十分可取的。意向在哪裏發生?  就在當下。它在哪裏改轍?  就在當下。這就是爲什麼我們專注當下,這樣才能夠親見意向的現行過程,才能夠對該意向往何處去,施加影響。你在當下住得越堅實也就是你這裏的平衡維持得越穩固那麼你能看見的東西就越多,你對那些意向將把你帶往何處,就越有清醒的影響力。那就是爲何。
        至於禪定的如何,隨著打坐時種種想法的出現,你會注意到,那些雜亂的意向,跟你開頭坐下來禪修,發心緊粘著呼吸時自覺的打算,很少有什麼關聯。然而,它們突然出現了。這可以用佛陀有關當下體驗由三部分構成的教導來解釋。那三部分是:  過去意向[舊業]的果報、當下意向[現業]的現行過程、還有當下意向的即刻果報。某些昇起的想法,是舊業的果報,未必有多少意義。它們只是碰巧進來,它們可以是相當隨機的。
        有時候,我們會在禪定的某個特別知見中,找尋一些靈感或征兆。那樣的事件是有可能發生的。不過,那種知見,同樣與眾多的偶發事件摻雜在一起。這就好比解夢:  有些夢有預示性,有些夢自命不凡,多數的梦根本是隨機的。你不能把它們當作可靠的指南。同樣,無論你的心何等寂止、光明,也不一定要把闖進當下之心的隨便什麼東西都當成指南,因爲許多闖進來的東西,只是隨便哪些過往意向的果報。不過,你可以做的是,藉著牢牢住於當下,牢牢住於你那個緊粘呼吸的意向[定在那個心上],久而久之,把自己放到一個更好的位置上,在那裏可以評估來到心裏的那些東西。假若某個貪、嗔、癡的念頭闖進來,你將能夠覺察它,看見它在做什麼,因爲你對此處發生的事的敏感度提高了。
        洞見也許會出現,不過你不必記它。阿姜放曾經說過,假若某個洞見真有價值,你不需要爲了以後參考而去記它。反之,看看能否把那個洞見用在當下內心正在發生的事件上。假若給出善果報,就堅持下去。假若果報不善,就把它放開。如果是真正有價值的洞見,它會跟著你,因爲你已經從那裏得到了善果。你不需要標記它,套上皮索牽回家。
        諸種洞見的重要性,遠不如把心置於引生洞見、並且評估如何將洞見用於當下的能力。我們嘗試使心入定,就是爲了這個[指發展這種能力]。試著對當下此地的因和果,保持高度的警覺。當你看得見因果之間的連接時,你就處在了可以對那些想法作評估的位置上。因爲一個念頭的價值在於它的效果。好比有一只會下金蛋的鵝:   你的注意力要放在照料鵝上,而不是放在照料蛋上,因爲這些金蛋如同神話傳說裏的金子,不馬上用掉或者送掉,就會變成羽毛,變成木炭。記得那些神話麼?   你越試圖抓著不放,那東西越變成乾草。你如果得到什麼好東西,就要把它用起來 ,把它送出去。那時你就會得到更有價值的回報。
        洞見也一樣。假如洞見適用於當下當地,那好,就用它。否則把它放到一邊。也許它並不是什麼洞見,因爲如我先前所說,來自你的舊業的各種事件都可能闖進寂止的心。不過,寂止之心的價值所在,與其說是得到什麼闖進來的東西,不如說是讓你得以對進來的東西作出評估。你可以親見因果的現行。當心真正寂止,極其精細時,它可以感知細微少量的貪、嗔、癡的存在,感知它們在做什麼。你的敏感力會提昇。你對因果的觀察能力會敏銳起來。心在寂止時,你對真金與假金的辨別能力將會大有提昇。
        因此,對寂止之心裏昇起的東西,你不需要什麼都加以信任。實際上,任何東西你都不可信任。你應當對所有一切加以檢驗。寂止之心的價值不在於看見事物,而在於看見事物在行動。當心的基本意向可靠、牢固、確定時,你對自己的意向的評估會准確得多。這裏說的基本意向是這個:   始終做最善巧的事;  始終選擇傷害最小、利益最大的行動軌跡。你所能做的最有益的一件事,就是學會如何堅持一個簡單而良好的意向,就像現在這樣,堅持與氣待在一起。
        隨著你待在這裏的本事越來越可靠,就爲獲得所有其它洞見、所有其它來自修心的善益,提供了基礎。因此,使你的基礎有力,確保它堅實,你在它上面發展起來的良好素質就不太可能倒塌。
(根據2005年11月14日開示錄音整理,本文來自坦尼沙羅尊者開示集《禪定第三集》)        


       

最近訂正 1-29-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