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居傳統]

觀察者

[作者]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The Observer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2003 坦尼沙羅比丘。免費發行。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有時候,入定很容易;有時候,它很難。不過無論難易,我們必須保持心的平穩。容易時,不可自滿。如果你自滿起來,禪定就會松弛,就像車上的螺絲松了一樣。過一陣,它們開始格格作響,然後就掉落下來。另一方面,如果禪定不順利,不要煩惱。對付這兩種情形的首要原則都是保持心的平穩。要有一種極其明顯的觀察者也就是心裏只在觀察發生什麼的那個部分的感覺,盡量與那個部分認同。
        阿姜蘇瓦特曾經提到過,自己最初親近阿姜曼時,心似乎到處跑。常常在坐禪時,想這、想那,又不敢告訴阿姜曼,怕阿姜曼會說什麼。不過後來他意識到:我是來學的。於是他就去見阿姜曼,看有什麼建議。
        阿姜曼的回答是這樣的:起碼你知道正在發生什麼。比起根本不知自己散亂要強。接著他援引了念處經: 當心散亂時,覺知它的散亂,算是一種念。
        阿姜蘇瓦特對那一課的理解是恰如其分的。他懂得阿姜曼並不是在誇他,只是給他一些安慰,給他一些鼓勵。意思並不是他修得還可以,而是提醒他,那不算是最糟的,他還在禪定,這比起根本不禪定要強。
        人們經常發生這種情形: 禪修進行得不順,他們就說:哎,今晚不是禪修的好時光。我不如停下。不禪定不是解決問題的答案。哪怕修練不愉快,堅持坐完一段糟糕的禪修,也強過不修。禪修過程當中,也許到了某個時刻,你會終於明白過來,在那裏看見了過去從未看見的東西。這就是爲什麼那股觀察者的感覺如此重要。
        經典中提到過那種對他或她的禪定主題把握良好的人,其中所用的比喻是,一個坐著的人正在觀察一個躺著的人,或者一個站著的人正在觀察一個坐著的人。換句話說,你把自己放在比正在發生的事略略高一點的地位,進行觀察。你退後一步,從更好的視點觀察正在發生什麼,從而懂得心在哪裏失去平衡,審視你正在做什麼,思考可以換什麼別的做法。
        究竟爲什麼禪定進行得糟糕?是缺了什麼?阿姜放有一次曾經建議,記住阿姜李在方法二當中列出的七個步驟,接著對照你的禪定,看看缺了什麼。如果你七個步驟齊全,心肯定會安定下來: 念住,牢固,寂止。因此,查一查了什麼。你是否不清楚呼吸的長度?你是否不清楚呼吸是否舒適?你是否沒有傳播那股舒適的氣感?你是否沒有給心和氣在體內一個安歇的地方?這樣一路檢查下去,發現哪個因素缺失,試著彌補。
        不過再說一次,爲了這樣做,你需要那股觀察者的感覺,就是那個一直在觀察,對正在發生的事不焦躁、不給帶走,而只是站在完全中立的位置上觀察的那部分感覺。你做到這樣觀察時,那麼即使一場糟糕的禪定也不算徹底失敗。你把它作爲一場挑戰。今晚的禪定與昨晚相比可能略有不同。昨晚進行得比較順利,不過今晚一開始,情況似乎不那麼順利。你不因之慌亂,只是問:這是身體方面的問題嗎?是氣有什麼毛病嗎?是能量層次有什麼毛病嗎?你是否太狂躁?太抑鬱?許多不同的因素可能在這裏發生作用,或者是心的因素,或者是身的因素。如果你的能量層次過低,可以改變呼吸方式,給自己補充能量。如果你的能量層次太躁動,可以換一種令你安靜的方式呼吸。
        試著使你的觀察盡量敏銳。許多時候,禪定質量不同,問題是出在細節上、出在小事上。如果你不注意細節,光做一遍動作,你會漏失許多。盡管看起來微不足道,也許你却錯過了重要的東西。試試一絲不苟地把每一個部分仔細過一遍,試著深入觀察,密切觀察。
        泰語中有一個詞,thii,用來形容梳子的密齒、柵欄的板條等任何一系列物事的那種靠近性。它也用來形容無線電訊號的頻率。頻率越高,出現間隔就越近。因此,要使你的那一系列念住動作,那一系列警覺動作,極其綿密,不出空檔。否則,如果你留下許多空檔,心裏就會有充裕時間讓那塊帷幕落下來。後臺員工可以改變背景,等到帷幕再次拉起時,你已經到了另一個地方。不過,如果你的念住如此綿密,他們就沒有時間放下帷幕。如果在他們改變背景時,你看著它發生,那就摧毀了否則會把你載走的那種幻覺。
        因此,凡是禪定當中發生什麼時,都要停下來,檢查一下:那個觀察者現在哪裏?換句話說,就是指心的那個能夠只觀察而不被事件左右的部分。我們如此習慣於住在心的那個被事件不停地推來推去的部分,以至於後退一步,住到任何東西推不動、觸不到的那個部分裏,反而像是背叛。心的內部那個角落總是存在的。因此,試著找到它,熟悉它。學會使它成爲你的立足基點,使得無論發生什麼,你會如實明見。你會明見因果關係。那就把你放到了可以用你的才智作出改變的位置,你可以調節這裏、調節那裏,試試這個、試試那個。即使嘗試的東西沒有成功,你已經學到了東西。你已經知道那個辦法在這裏行不通,這個認知是值得的。
        如果你采取這樣的態度,那麼無論禪定如何順利,如何糟糕,都是一個學習的機會。
(根據1993年8月5日開示錄音整理,本文來自坦尼沙羅尊者開示集《禪定》)


最近訂正 2-8-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