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居傳統]

互動的當下

[作者]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The Interactive Present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2003 坦尼沙羅比丘。免費發行。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當你定入當下時,有時會發現枯枝、石塊和尖刺。或者在身內,或者在心內,你必須盡自己的力量對付它們。假若可以簡單地遵循某種按部就班的指南1、2、3、4,先做這步,再做那步,不需要你自己分析果報就會到來那當然好。有時候,一些禪定書籍里的確有那樣的指南,不過,心卻往往不能夠與之步調一致。理想情形下,你應該可以讓心安定下來,靜止下來,然後對付難題,不過,有時侯,在能夠定下來之前,你必須先行迎對某些困難。
        明辨[慧]需要定,但並非僅僅如此。定也需要明辨也就是,學會在你能夠令心安定下來之前,繞過可以繞過的問題,正視必須對付的問題。
        假若內心存在著猛烈的淫欲或嗔怒,你必須得對付它。你不能假裝它不存在;不能把它往角落裏一推,因爲它會不停地從那個角落,對著你跳回來。因此,你要提醒自己,看一看,那種思維當中,缺乏推理、缺乏邏輯的地方在哪裏。很多情形下,那種思維只不過以聲勢奪人,就像一個好鬥者對著你氣勢洶洶,以此掩飾自己的無理。
        因此,你看一看自己的淫欲,看一看自己的嗔怒,試著看出:它們究竟在說什麼? 有時候,你必須聽一聽它們說的話。如果你真正仔細地聽,過一陣就會看出來,那些話實在不通。當你能看懂那一點時,把它們放到一邊就容易多了。等到它們再攻擊你時,你說:你們根本毫無道理。 那樣,應付它們就有點把握了。
        身體的痛受也同樣如此。有時侯,你坐下來禪定時,身體會有痛感,而且它與禪定的姿勢無關。不管你采取哪種姿勢,它就在那裏。因此,你必須學會對付它。你把專注力放在身體的其它部位,使得自己在當下起碼有占領了一塊灘頭陣地的感覺,起碼有一個地方,你在那裏可以安住下來。接著,你從那個有力的位置上展開。一旦覺得氣變得平滑、舒適,就讓它從那個地方擴大到身體的其它部位,穿過痛處,從足部、從手部出去。
        你會開始意識到,當下的那些尖刺並非僅僅是固有的。你自己一定有一部分,在與它們合作,令它們成爲麻煩。一旦你看見了這一點,那些尖刺就容易對付了。
        有時侯,身內有痛,實際上正是你的呼吸方式在維持著它。有時侯問題在於,你怕那個痛擴大,於是在周圍造起一個小小的張力殼那個張力殼盡管也許會制止痛的擴大,它也維持著痛的存在。氣能在那裏不順,就幫著維持了那個痛。當你逮著自己做這件事時,胡言乱语會得到一個有趣的洞見:當下並非是固有的。你正在參與它。有一個你自己的動機成分,在對當下塑形。
        接下來,你可以轉過來,把同樣的原理應用於心。淫欲或嗔怒存在時,它的一部分也許是來自舊習,不過另一部分,是來自你當下的參與。就淫欲來說,這一點是很容易理解的。你正在享受它,所以你想要它繼續。實際上,心的一個部分在享受它,同時另一個部分正在受苦。你要做的,是把受苦的那個部分帶出來,給它發言權,給它一點表達自己的空間。
        這一點,在我們[西方]的文化中,尤其有必要。那些不肯屈從自己的淫欲的人,被說成是壓抑,還說他們的心靈深處隱藏著種種怪獸。於是,心靈當中,遠離淫欲時生機蓬勃的那個部分,就得不到機會了。它被推到心靈深處的那個角落裏。它變成了那個被壓抑的部分。不過,假若你可以把正在享受淫欲的那個部分挖掘出來,說:嘿,等等,這算什麼享受?你怎麼不看那邊在受苦?怎麼不看那邊在難受?你怎麼不看著隨淫欲而來不滿足感?怎麼不看由淫欲而來的心的渾濁?怎麼不看? 你可以開始把心裏並不真正享受淫欲的那個部分,照亮起來。接下來,你對付淫欲、從它的壓迫下掙脫出來的機會就增大了。
        嗔怒也一樣:試著找到心里正在享受嗔怒的那個部分。看一看它從耽溺於嗔怒所得的喜樂是什麼樣的。看一看那種喜樂是何等的可憐和卑微。那樣,你就增援了心裏不想合作的那個部分。
        對付諸如畏懼、貪婪等其它情緒,也同樣道理:一旦你逮住了心里正在享受它參與它,使它繼續的那個部分,要學會切斷它。學會增強心裏不願意合作的那個部分。
        接下來,你可以開始把同樣的原理應用到正面的心態上,也就是你試圖發展的那些心態。如果你意識到心裏有不願與氣待在一起的那個部分,就要試著找到心裏那個想跟氣待在一起,願意有機會安定下來,放開重負的那個部分。那個潛勢是存在的,只是沒有被強化而已。
        因此,要學會給自己打氣。容易氣餒的人,是沒有學會那個本事的人。你必須學會鼓勵自己:看,你成功了。你把心帶回來了。看看你下回是否能夠再次成功。看看能否做得更快。 你需要的鼓勵就是這種,它使你能夠繼續參與定境的維持。畢竟,當下如果不是固有不變的,爲什麼不學會塑造一個良好的當下?要強化正面的素質,使它們真正壯大起來。那樣,你會發現,自己越來越不會成爲事件的受害者。你在當下體驗的成形當中,起著更有力、更正面的作用。
        我們多次談論過,最終是要止息當下的那種參與,使得你可以對不死開放。不過做那件事之前,你必須對如何參與當下,修練起善巧的技能。你不可能從不善巧的參與出發,直接跳過[上面那步],學會對不死開放的終極技能。你必須經歷改善當下體驗的所有學習階段藉著你的出入息方式,你對氣的專注方式,你對內心出現的種種正面負面狀態的處理方式。在你有可能發展出解 卸所有這種參與的越發精細的技能之前,你必須學會如何更好的把握當下。
        因此,當你坐下來禪定時,你必須意識到,不是一切都是固有的。你現在就在參與。你想培養什麼樣的參與?你想終止和放下什麼樣的參與?
        這些痛石塊、尖刺、所有其它令你難以入定的東西:它們不是本来就有的。你的參與因素可以幫助制造那些石塊,幫助磨銳那些尖刺。如果你能抓到自己正在做那件事,並且能夠褪除那個習慣,你會發現,安定下來,維持定境,就容易多了。你對正在發生什麼,可以看得更明白,你對付當下的技能也會越來越精細。
       

(根據2002年8月某日開示錄音整理,本文來自坦尼沙羅尊者開示集《禪定》)


最近訂正 11-27-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