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居傳統]

你內在的暴民

[作者]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Your Inner Mob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2006 坦尼沙羅比丘。免費發行。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2010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心就像一場市民大會: 有很多人,有很多觀點。有時,那個市民大會秩序良好人們通情達理,和氣禮貌但經常情形是,它會失控。人們開始叫喊,於是一種暴民心態控制了局面。如果你站在暴民的外面,很容易看出那些人的癲狂,可是如果你加入到暴民之中,有足夠多的人相信,比方說,某人是女巫,結果有可能你會去點火燒她。等到一切結束之後,你會說: 哎呀,那是怎麼發生的?
        心也同樣如此。時不時會有些癲狂的主意進來,攫住心的每一個聲音,你能夠不被卷入那種癲狂的唯一方式,就是出離其外。不幸的是,你的頭部,大腦之外沒有什麼小隔離區,可以讓你進去躲避那些聲音。你就跟它們在一起。不過,你的覺知有一個側面,與這些聲音是分開的,找到它,是禪定的一個極其重要的技能。
        有一些心態,佛陀稱之爲蓋,它們有可能會來席卷內心。每一個蓋感官欲望、惡意、昏眠、掉舉[焦慮]、疑毛病都在於,它令你盲目。你開始跟著那個蓋障看事物,什麼是你真正的福利就看不見了。換句話說,當感官欲望來臨時,那個對象實在太有吸引力了,不追逐根本忍不住。當惡意來臨時,你不喜歡的那個人實在壞。看著就是那樣。當睡眠來臨時,你可以哄自己入睡,多補眠一會,醒來時翻個身再睡,因爲身體當時確實需要睡眠嘛。五蓋如此類推。然而,等到那個蓋過去了,你回顧一下,意識到當時並不是非得跟著它那麼做的。不去追逐淫欲或貪欲的那個對象,你本來照樣也可以過的很好。不對你不喜歡的那個人做任何惡事,本來也可以過的很好。只不過,當時你的辨識偏移了。
        佛陀把五蓋的每一個,比作不同類型的一種水。感官欲望就像是夾雜著顏料的水。比方說,水裏有紅顏料: 水裏的東西看起來是紅色的,等你把它們拿出來看,卻不是。惡意就像是沸水。如果你試一下朝沸水裏看,什麼也看不清,因爲水在翻攪。昏眠好比長滿藻類的水。掉舉好比被風吹皺的水。疑好比黑暗中的水。盡管水質也許是清潔的,它所處的狀態,使得你對裏面什麼也看不見。
        當心被這些蓋障抓住時,你不能夠如實地觀察事物。因此,當五蓋來臨時,你必須學會認出它們,意識到你不想卷入其中。如果你能夠在它們還處在萌芽階段時及時認出來,如果你能夠意識到: 這是蓋障。 不能介入這個東西, 你就可以把自己分離出來。這就是你需要的最基本的技能之一,不僅作爲一個禪修者,而且爲了生存。
        我最後一次拜訪阿姜蘇瓦特時他在車禍後腦部有些損傷他提到,自己的大腦功能不正常,由於具念,因此知道這件事。他說,大腦在給他各種怪異的辨識。但由於一直善修禪定,已經發展出念住,不會受到迷惑。我父親的情形就很不同了。晚年他患了帕金森氏癡呆癥。他會看見房子裏有大動物,院子裏有人在自殺各種讓人心慌意亂的事。試著跟他解釋,那都是幻覺,他不信。如果他說起居室內有只大黑狗,那一定是這樣,不管你提供什麼樣的證據,說明它不存在。這就是修練過和未修練的心,兩者的不同。
        因此,你必須把這些東西及早制止在萌芽狀態,這不僅是指你頭腦裏大喊大叫的聲音,而且也指[隨之而來的]體內的變化。血液開始猛沖,心跳在加速,各種緊張和壓力感在體內不同的地方昇起。發怒時,胃部會有一股怪異感。由於這些身體方面的癥狀,你會說: 哎,這肯定是我的真實感受。 但情況並非如此。這只是你的荷爾蒙在亂竄。某種荷爾蒙進入你的血液,即便某個心態已經離去,它繼續在血液裏循環。你已經習慣於認爲,如果你之前在發怒,並且發怒的身體癥狀仍然存在,那麼自己一定還在發怒。那就給嗔怒的思維回過頭來再次控制你,留下了餘地。因此,要提醒自己這樣想: 這只是血液裏的荷爾蒙,實際的嗔怒思維是來來去去的。 同理於其它蓋障。
        僅僅因爲存在身體癥狀,並不說明那個情緒特別真實。就像人們立論。我現在一直在讀一篇對那本比丘戒律書的評論,作者的論點有強有弱。力度強的論點,正是那些他簡單指出: 這是個誤譯,就完了的。
        當論點弱的時候,他就變得好鬥起來,投入許多情緒。
        這就是心的作用方式。當某個雜染知道它沒多少道理時,就會大喊大叫,就會想盡花招,逼迫你服從它。因此,當那些東西氣勢洶洶地沖過來時,要學會認出,這只是雜染的炒作而已,就像你學會看穿廣告的炒作那樣。如果一切無濟於事,你乾脆沉潛下去,因爲有時候這些東西的勢頭實在大,非走一遍不可。你能做的只是,下決心絕不跟隨它們,絕不在它們的逼迫下行事。你沉潛下去,跟氣待在一起。不介入那些對話,不被拉進去參與一場爭吵比賽。
        這就好比幾年前我們這裏的一場風暴,風速高達每小時一百哩。除了在你的帳篷或小棚裏等風暴過去,別的什麼也做不了。早上風靜下來,你就可以出來檢查損失,估算一下需要做什麼,不過大風呼嘯之際,是很難估算什麼的。因此,當這些強烈的情緒沖擊心時,你要試著保持距離。沉潛以待。
        如何看這些東西,阿姜李有一個好辦法。他說: 你不知道究竟是誰在你的心裏說話。你的血液裏有那麼多小菌蟲。也許你心裏的想法是那些小菌蟲經過你的大腦時它們的想法。或者,你可能看見過人被鬼靈附身。也許這是一個鬼靈過來試圖支配你的心。 換句話說,要學會不認同這些癲狂的聲音。你要問自己: 如果真的服從那個聲音去行動,它會把你引到哪裏? 對那個問題,如果你開始得到癲狂的答復,你就會意識到: 這裏沒法交談。 乾脆沉潛下去。等那場風暴過去。等那個暴民心態瘋完了再說,但重要的是,你不成爲暴民的一部分。
        如果你對自己的思維能夠站到這個角度上看,就可以給自己省許多麻煩。就像汽車保險杠上貼的那個標語: 不可相信你想到的一切,不可認同掃過你的心的一切。對種種雜染的竭力鼓吹,不可受其僭惑。當這些東西勢力大 增時,你就緊抓著氣不放,仿佛你的性命全指靠它那樣。風暴過去後,你會爲此感到喜悅,沒有讓自己被吹走。
(根據2005年9月6日開示錄音整理,本文來自坦尼沙羅尊者開示集《禪定第三集》)


相关连接:
最近訂正 1-3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