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居傳統]

想象

[作者]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Imagine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2003 坦尼沙羅比丘。免費發行。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心理學家對技術高手做過研究,試圖了解爲什麼對於某種技能,有些人只是擅長,另一些人卻是真正地精通。他們發現的規律之一是,爲了真正地精通某項技能,它必須捕獲人們的想象力。他們喜歡思考它。他們喜歡嘗試不同的構思方式和著手方式,喜歡以不同尋常、出乎意料的方式運用這種技能。雖然我們往往不認爲禪定涉及到想象力甚至以爲禪定是抵制想象的實際並非如此。與其它技能一樣,爲了精通定,它必須捕獲你的想象力。
        當你修定時,你在做什麼? 你在造作一種心態。那是需要想象力的。八聖道,總體上是一個造作起來的、合成起來的東西。它把你帶入當下。不過當你進入當下時,你發現,自己對每個當下時刻,輸入了多少的動機。聖道的修練過程,就是爲了使你對 這件事越來越敏感: 看見自己怎樣合成、怎樣以造苦的方式合成,或者,怎樣可以以更善巧的合成方式,造作越來越少的苦,直到整個過程被拆散,不再有苦爲止。
        不過,爲了達到最後一步,你必須懂得自己在做什麼。你不能單單決意不涉入當下、不參與一切,只當觀察者。因爲那樣一來的結果是,你的參與就轉入了地下。你看不見它,但它仍然在那裏。因此,你必須對自己藉著對專注對象的選擇,正在影響[塑形]當下這件事開放不諱。就在那裏,那是一個決策 :你選擇專注的那些覺受、你的專注方式,都將影響你對當下的體驗。你正在造作一種有 的狀態該詞的巴利語是bhava。盡管我們試圖學會克服的事物之一正是造有的過程,它卻不可能被一扔了事。 我們必須理解它,才能夠放得開它。我們必須對它理解到無欲的程度,然後放開。爲此,我們必須連續地一造再造這些狀態,不過制造出來的,必須是可以舒適安住、易於分析、易於拆解的狀態這就是我們修定的目的。
        有一位曼谷高階比丘曾經問阿姜李:當你修定時,難道不是在心裏制造有的狀態嗎? 阿姜李回答說:是的,正是如此。接下來他說,除非你精通這個有的制造過程,否則你是不可能真正做得好它的拆解過程的。他說 :這就好比有一只下蛋的母雞。那些蛋,你喫掉一部分,另一部分你把它們敲開,解散。換句話說,定的作用之一,是使心在修行道上獲得滋養。另一個作用是給你提供拆解的材料,同時又把心放到一個能夠拆解這些當下狀態的位置。
        因此,當你意識到這回事時,就要看一看你合成當下的方式。要知道,你是有選擇的:你可以有不同的專注對象、不同的專注方式。如果你專注氣[觀息],你會發現,構想和觀察氣的方式可以是多種多樣的 :你自己對氣感的標記方式;  你如何決定某個入息何時算夠長、何時算太長、何時算太短。這些決策,很多被放到了自動駕駛儀上[指任意不究],不過禪定當中,你有機會對它們作一番檢驗。你可以對它們作仔細的審視、調整,看一看是否存在一些更善巧的辦法,來決定入息多長算是夠長,有什麼跡象顯示它正好夠長。對出息的判斷――它的長度、節奏、質感――也是同樣。
        這其中有許多可以擺弄[遊戲,把玩]的餘地,擺弄[play]一詞之所以重要,是因爲你得以享受這個過程。否則對禪定便無熱衷 :你做一遍動作,只不過是因爲禪定時間到了而已。當熱衷不存在、喜樂不存在時,堅持下去就難了。心將會失去興趣,轉爲厭倦,試圖找別的東西來思考,找別的填料來充塞時間乾草、紙片、泡沫塑料顆粒其有益程度實在比不上了解氣。我們在這裏不只是爲了投入時間,我們在這裏是爲了看見,心是如何給它自己制造不必要的苦,並且學會終止這種做法。
        理解這個過程的一個有益辦法是,看一看心理學家們是如何分析想象力的。他們發現,想象的過程包含著四種技能。首先,是能夠在心裏產生一個意象想象出這種或那種形象。第二,是能夠維持住那個意象。第三,是審視它,觀察它的細節,探索它的分枝。第四,是能夠對那個意象作出變動,作出改變,接著再審視它,看看你變換它時會發生什麼。盡管發現這四種技能的心理學家主要關心的是心造的圖像,你會發現,任何創意活動寫作、作曲,等等都包含了同樣這四步。
        當你用這四步對照禪定時,會發現,它也適用。實際上,它們對應著四神足: 欲、勤、心、智。
        就禪定來說,第一步對應的是,在當下此處昇起一種舒適愉悅的狀態。你能夠做到嗎? 如果你想,是可以做到的。正如佛陀所說,一切現象根植於欲。那麼,你如何利用欲來昇起那個愉悅的狀態?你可以調整呼吸[氣]。你可以調整你的專注。以一種能夠在身體至少一部分昇起愉悅之受的方式呼吸。
        一旦你學會制造那個狀態,下一步是維持那個狀態,使它繼續下去。你會發現,你需要念住、警覺、平穩才能後做到。有時侯,你發現這就像沖浪:身下的水波在變,但你學會維持平衡。換句話說,身體的需要會變,但盡管在變,你可以做到維持那股樂感。剛開始坐下時,身體也許需要比較深重的呼吸才能感覺舒適,不過隨著它舒適起來,身體的需要會發生變化。因此你必須學會騎在波浪的形變之上。調整呼吸的頻率,使得它恰好符合當下、當下、當下身體的需要。它使你對身體的需要會發生變化這件事越來越敏感,不過,隨著你越來越敏感地回應那些需要,越來越敏感地給提供身體它需要的呼吸方式,你可以學會維持某種特定的平衡。當然身體不會坐那 里說:我要這。我要那。但是你可以對那些征兆,對告訴你身體某些部位缺乏氣能的那些覺受,越來越敏感,你可以有意地把氣輸入那裏。
        第三步是審視。觀察身內你所處的狀態: 哪些地方仍然不舒適、仍然有張力、有緊張感? 那麼你可以想辦法改變呼吸[氣]。那就是第四步。第三和第四步是這樣相互依賴的 :一旦你作了變化,你再審視,看那個變化是造成了良好的效果,還是使情形更糟。如果它使情形更糟,你可以再作改變。繼續審視,繼續調整。在巴利文中,這叫做vicara,即 ,評估[伺]。隨著情形越來越舒適,你會發現,你能給自己制造的舒適範圍開始擴大。你的入息方式,可以使身內的氣能在各處相互連通。你的出息方式,可以使氣能相互連通 :你的覺知連續地填滿全身,飽和全身。
        過了一陣,你達到了實在不能再改良氣的地步。它就是那樣了。正如阿姜放有一次說,這就像是倒水入罐,最後罐滿,到了無論加多少水,也不能再滿的地步。於是你停止加水。氣也一樣:當你達到充滿的地步,就可以終止作這麼多調整、這麼多變動了。你可以只與氣住在一起。從這裏開始,問題主要變成是:心與氣如何相關,它是否覺得它是獨立於氣而在作觀察,還是沉浸在氣中。隨著它越來越沉浸在氣中,呼吸的頻率會發生變化,主要不是因爲你決意改變,而只是因爲你已經改變了你與氣的關係。
        隨著你更完全地沉浸在身內和氣內,你會發展出一種牢固的合一和安適感。氣會越來越精細,以至於最後停止,不是因爲你迫使它停止,而是心已經減慢到足夠程度,使得它的需氧度越來越低。皮膚表面的氧氣交換足以維持身體功能,不需要繼續把氣泵進泵出。阿 姜李把這個狀態比作一塊冰,水汽從上面蒸發出來:身體感覺極其寂止,不過在[身體]邊緣,隨著出入息,你會感到一種不費力的蒸汽。接著,再過一陣,連它也停了下來,一切全部寂止。
        這一切,都發源於在身內制造出一個呆著有舒適感的地方。然後學會維持它。接著審視它,看看在哪裏你可以擴大它,在哪裏可以使它更穩定。然後,以種種方式調整它:運用你的想象力,至少思考一下氣可以更舒適,氣可以飽和身體的可能性。你可以觀想身內所有細胞浸浴在氣中總之,任何氣的構思方式,只要能使它越來越舒適、越來越變成一個好居處。
        正是以這種方式,想象力的四個側面適用於你正在這裏做的事,盡管你不是在試圖構造一個心的圖像。有時,它的背後會有一些心的圖像,不過你更關心的是氣在進來時、出去時、你在擺弄它時、你在這裏制造出一種高度的康樂感時,氣的實際覺受。盡管它是制造出來、造作出來的東西,它卻是制造出來的好東西,造作出來的好東西。正如佛陀所說,正定是聖道的核心。其它的因子是它的配備。爲了使明辨在當下作觀,道的核心必須保持健康強壯。你必須透過定,制造和維持一個良好、牢固的基礎。
        因此,正因爲它是造就的狀態,你必須有創意,有想象力。你會發現,你的想象力對現存的諸種可能性越開明,它就越能夠開啟更多的新的可能性。只要你坦然面對這個過程,懂得你在制造這個狀態,你不必擔憂自己會粘取它盡管你很可能會粘取它因爲內心深處,你知道它是你制造出來的 、最終必須拆解開來的東西。不過,與此同時,你要學會善加制造。定越牢固,你就越想住在這裏。你越住在這裏,你會對地盤越熟悉。正是透過那種熟悉,定的修練轉爲觀[洞見]的修練,就是能夠令你解脫的那種觀。沒有這種穩定和熟悉,你的洞見只不過是你從法義開示中聽來的、從書裏讀來的想法,從外面拾來的觀念而已。它們不會深透地滲入內心,因爲心尚未軟化當下這裏的地盤。只有透過定的修練,當下的堅硬才能夠開始軟化,給觀賦予滲透得越來越深的機會。
        因此,當你對自己正在做什麼,有了這等領悟時,你會發現做起來容易多了。你開始意識到,這不是一個機械的過程,而是一個創意的過程。那樣,它就能捕獲你的想象力。當它捕獲了你的想象力時,你對練氣,就會越來越有興趣,不僅當你閉眼坐在這裏時,而且在一天當中的任何時候。懂得如何操縱氣,如何定在氣中,就可以幫助你對付嗔怒。你會更敏感於嗔怒的身體效應,你可以令氣貫穿嗔怒的身體諸癥狀,而不覺得被它們占了上風。
        當恐懼存在時,你可以嘗試用氣對付它。你設法找到恐懼的身體效應,用氣貫穿它。你會注意到,氣如何可以幫助你對付厭倦、對付疾病、對付痛感。這裏可以探索的地方有很多了。隨著氣的種種可能性抓住了你的想象力,你會發現,這種技能,不僅在你閉眼入定時有用,而且不管當下在哪裏,不管當下你在哪裏,都是有用的。無論背景是什麼,無論處境是什麼,你會發現氣都有可用之處假如你探索它的用處。爲了探索它,你必須對它可以捕獲你的想象力這件事有所領悟。它會給你那樣一種挑戰,同時,隨著你的探索,發現某種新東西、新技能,它也會給你一種報償感。
        這就是禪定如何可以滲透你的整個生活。當它滲透你的整個生活時,當你對它越來越熟悉時,那就是洞見昇起之時:意想不到的洞見,你不總能在書本裏找到、然而是及其私密、與身心事件極其相關的種種洞見。你會意識到,它們之所以來到你這裏,是因爲你對如何應用當下的原材料,開啟了你的想象力。        

(根據2003年4月20日開示錄音整理,本文來自坦尼沙羅尊者開示集《禪定》)


最近訂正 11-6-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