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居傳統]

這條道有目標

[作者]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The Path has a Goal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ゥ  2006 坦尼沙羅比丘。免費發行。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ゥ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佛陀在教導修證時,把它比作了一條道,言下之意之一是,這條道有一個可達的目標。你走這條道,是因爲它會把你領到你想去的地方。道理似乎明顯,不過我們卻讀到多少人在說,道路即是目標[the path is the goal],或者說,那是一條無目標之道[path without a goal]。那是什麼道? 它談不上是一條道。不知那些話怎麼講。
        想一想佛陀追求覺醒的故事: 它不是別的,就是一個道與目標的故事。首先,他掌握了若干極其高等的禪定層次覧他的幾位早期導師把它們當作目標教給了他。一個是無所有緯度,一個是非想非非想緯度。然而,佛陀意識到,這兩項成就都不是自己追求的目標。於是他離開了那幾位導師,去嘗試尋找另一條修練之道,那條道必須把他引向自己的目標覧不死,一種恒常不變,遠離老、病 、死的安樂。
        於是,他一度嘗試了極端苦行之道,沒有成功覧試了整整六年,可想他所寄予的成功期望有多大。一個人不會讓自己經受如此嚴酷的折磨,除非他相信這樣做將會有所回報,或者,除非他對自己的堅忍生出某種驕傲。然而,六年之後,他意識到,那條道達不到目標,給不出果報。於是他甘願放下那份投入,放下那股驕傲,另求上善。
        就在那時,他憶想起兒時父親執犁耕作期間,自己坐在樹下進入初禪的情形。心裏昇起一問: 這可是那條道? 他的心給出了直覺的答復: 是的。
        於是他沿著那條道行走,發現它包含的不止是禪那的修練覧那只是正道要素[道支]之一。當他最終達到不死時,意識到這條道另有七項要素。他之所以知道,是因爲這些要素共同協作,把他帶到了不死。這條道的確把他領到了自己想去的地方。因此,他所傳的第一件事便是道,並且餘生以之爲他的教導核心。
        佛陀後來有一次把自己比作一位穿行於密林,找到一條古道的人。這條道已經被亂草覆蓋,不過他沿道而行,發現它引向一座昔日繁華的古都。樓宇略頹,猶尚可居。仍不失爲一座輝煌的都邑。於是他走出森林,告諸國王: 命手下掃清道路,它將把你帶往這座美妙、輝煌的都邑。
        因此,遍佈於佛陀言教的一個比喻是,如果你沿著這條道行走,將會到 達某個極其殊勝的境地: 遠離老、病 、死; 全然無爲的安樂。
        不過有人提出這樣一個問題: 佛陀早期的成就,也就是無所有緯度和非想非非想緯度,又當如何看待? 畢竟,佛陀在其它數部經中的確指出,這些境界也是可以用作修行道的。以之爲基礎,可以發展趨向解脫的明辨。那麼對待佛陀早期禪定成就的正確態度是什麼?
        首先要記得,佛陀的幾位早期導師把這些成就當成了目標。一旦達到,就停止了,就修完了。你可以繼續練習這些境界,不過除此無他了。你不能沿這些道去任何地方。然而,佛陀把它們視爲引向某種更高遠的目標的途徑。換句話說,他用它們作爲進一步作觀的基礎。他沒有把它們看成目標,而是把它們當成道。他沒有把目標與道等同。他作出了明確的區分。
        這就好比某人艱難跋涉,穿過一座叢林,終於來到一條平坦大道上。可是他沒有沿著那條道去一個好地方,而是在路上躺了下來。那就是佛陀過去那幾位導師的做法。你知道躺在路上會發生什麼。你會給撞倒。老、病、死隨時會碾壓過來。
        因此,當你到達那條大道時,要沿著道走下去。你發展定,同時發展所有其它聖道的道支,接著你會發現,它的確引向某種特別的東西。因此,不管你聽到什麼無目標之道、道路即目標之類的談論......就在最近,我讀到某位靜坐三十年的禪修者寫的文章。他自稱富有經驗,又說,一直以來什麼進展也沒有,然而自己覺得很好,因爲禪修的整個意義就在於此: 意識到無處可去。我不知道哪個更教人氣餒: 是這麼長時間裏他修得如此糟糕,還是他做一位糟糕的禪修者感覺如此良好。
        那種人,你是不能太信任的。你不能把他們當作向導。佛陀教導的是證果的種種技能。他說,那就是衡量任何修練的標准覧它所引向的果報。在教導卡拉瑪人時,他告訴他們,當你親自看見,按照某種做法趨向一種無咎之樂時,就繼續做下去。如果你看見,某條道受到智者的贊揚,就繼續走那條道。如果某種做法引向根植於貪、嗔 、癡的不善巧的行爲,引向殺生等破戒的行爲,引向妄見、惡意等等之任一時: 要意識到那條道會把你引向惡趣,因此不要朝那裏走。要沿著確實給出善果報的那條道行走。
        因與果、業與報的這整個關係模式,就是我們的指南。它是我們檢驗什麼是善道、什麼不是善道的標准。因此,當有人吹噓他們有一條不引生果報的道路時,你知道他們不是在走一條善道。你要找一條引生果報的道、一條不看低欲得善果者的道。你聽人說:你想要安樂?一種無緣起的安樂?真可憐。迫那種說法是很可悲的。想要一種徹底無咎的安樂、一種不從任何人那裏拿走任何東西的安樂,有什麼錯?如果你沒有那種樂,你在生命中能找到的樂,就是會從他人那裏拿走什麼的那種。
        前一陣我讀到一位[西方的佛教]導師說,他不願意活在一個沒有苦的世界裏,因爲那樣他就不能發揮同情心覧那是一種十分自私的願望。你希望存在受苦的人,因此你可以享受對他們的同情?你的幸福感需要以他人的痛苦爲食?最好的理想是,走一條不以任何方式或形式依賴任何人的修行道。然後你可以把那條道指點給他人。如果他們受到觸動,也可以修。那就是佛陀的教導方式,至今未有出其右者。
        因此,有一個目標,並沒有錯。正如佛陀所說,來自意識到自己尚未達到目標的悲哀,遠勝於耽享感官之樂。他講到世間或家主之悲,與出離者之悲。家主之樂,與出離者之樂。家主之舍,與出離者之舍。家主之悲是意識到,自己想要愉悅的色、聲、香、味、觸,卻只得到不樂。對多數人來說,解決的辦法是去找樂,也就是家主之樂。
        然而,佛陀沒有建議那樣一條道。他建議,如果你有家主之悲,要試著代之以出離者之悲。換句話說,即使外面的情形不舒適,那不是真正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你還沒有在內心找到一種不死之樂。當你想到自己尚未達到不死時所來的悲哀,就要激勵自己朝正確的方向努力: 修練趨向出離者之樂的那條道。那是當你意識到自己在內心修成的素質確實引向覺醒時昇起之樂。從那裏出發,你走向出離者之舍,也就是當你證得目標時心的平靜。
        人們常常以不成熟的態度對待目標,那就是爲什麼有些導師說,禪修時,要放下一切關於目標[證果]的想法。對短期禪修[班]來講這也許不失爲一種有用的態度,不過長期下去,會導致這樣一些禪修者: 他們的禪修體驗是什麼進步也沒有,同時又對那個沒有進步產生一股反常的驕傲感。長遠角度的解決辦法是,對你的目標,培育起成熟的態度,你意識到盡管修道也許費時,但你懂得這是一條善道,它的方向是正確的,从中得到欣慰。這才是確然會引生果報的成熟態度。有一種不死之樂,藉著你的精進能夠得到。不要讓任何人告訴你不能夠。
(根據2008年2月29日開示錄音整理,本文來自坦尼沙羅尊者開示集《禪定覧第四集》)


最近訂正 3-7-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