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居傳統]

令心勝喜

[作者]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Gladdening the Mind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2006 坦尼沙羅比丘。免費發行。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令心勝喜。這是禪定的一個重要技能。佛陀把它列爲出入息念法的一個基本步驟。如果你的禪修枯燥起來,就會像發動機沒有潤滑油那樣給卡住。因此,你在修持當中,有必要使心保持潤滑,保持清新。
        做法有很多。阿姜李講過一個比喻,就像一位家長聽見孩子在哭泣,懂得什麼時候帶他出去透氣、什麼時候給他玩具、什麼時候喂食。換句話說,你要學會解讀哭泣,看看小孩在幹什麼,以便了解使孩子轉哭爲笑的辦法。心與孩童極其相似你必須時常照料它的情緒。
        辦法之一是,放下出入息念,專注佛陀推薦過的其它幾種憶念: 憶念佛、憶念法、憶念僧。
        憶念佛陀時,要提醒自己,你正走在一條由一位徹底除滅雜染的人指明的修行道這個人,不存在絲毫爲一己之滿足或樂趣而推行什麼的企圖或者意圖。他找到了成功的途徑,他直接無私地傳授。
        這樣的一件事,世界上你到哪裏找得到? 解構主義 [deconstructionism]在大學裏如此盛行,是因爲人們常常爲了支配他人而推行某種思想,他們想影響別人以自己樂見的方式行動。解構主義的目的是爲了看穿那些意圖。不過,就佛陀來說,他唯一要求的是人們如法修法。在他去世的夜晚,當天神們爲禮敬他而唱起樂歌,撒下花朵和香屑時,他說: 這不是禮敬佛陀的方式。禮敬佛陀的方式是如法修法意思是,爲了離欲、爲了出離、爲了解脫而修練。換句話說,你要憑著給自己證得苦的解脫向佛陀表達禮敬。他要求的就是那麼多。他的動機是最慈悲的。因此,當你對修行道有挫折感時,不妨考慮一下自己可能走上的其他途徑,就會意識到沒有一條比得上它。即使我們還沒有達到修行道的終點,我們正在走的仍然是一條善道。
        憶念法也是同樣道理。想一想法要求你在內心培養的所有那些好品質。當然,走在修行道上,說明它們還沒有圓滿修成,不過至少你是在沿著正確的方向走。佛陀提到過尚未證得道果的悲哀,但是他說,那種悲哀比起追逐色、聲、香、味、觸求之不得的悲哀他稱爲家主的悲哀要強多了。這種悲哀引向何處? 它把人們引向爭鬥、打架、抓取那些將會從指隙間溜走的東西。來自修行的悲哀,是不會引生衝突的,它引向正確的方向。僅僅那麼想,就應該可以激勵你繼續修行。唯一的問題是,當那個悲哀感太沉重時,當那個挫折感太沉重時那就是你需要藉著憶念自己在修行道上作過的一切好事,令心勝喜的時候了。
        而且這條修行道要求你做的,都是些善事,你可以爲之自豪的事,給你尊貴、高尚感的事。它沒有要你在修法時損害你的理想。實際上,它要你把自己的理想提昇到一個更高的水准。
        接下來,是憶念僧伽。當你的心感覺到充滿雜染時,要提醒自己,聖僧伽的成員們都曾經有過你現在的情形。形形色色的人男人、女人、兒童、富人、窮人、知識分子、未進學的人、健康人、病人他們都能夠在內心找到克服弱點的力量。如果你的修行道有一段路漫長、枯燥,可以讀一讀《長老偈》和《長老尼偈》,聽聽那裏面比丘和比丘尼們講述他講修行中那些漫長、枯燥的路段: 三十年或者更多。然而最終,他們還是證得了覺醒。因此,你可以從那裏獲得激勵。
        你還可以憶念自己的佈施、戒德你在修行道上做過的所有那些好事。這也是令心勝喜的一種有效的憶念,一種良好的憶念。
        至於憶念天神: 這不是要你坐著觀想天神。你要觀想令一個人轉生天神的那些素質。第一個是當你想做降格之事時昇起的知恥感,意識到自己的人格高於它。第二個是畏懼不善巧行爲之後果的畏惡感那就意味著你擁有一個統一和諧的自我感,能夠爲了當前可能不樂、但將來引生善果的業,抵制未來將會有長期惡果的即刻快感。正是這兩種素養,使人轉生爲神,而你在內心擁有它們。因此那樣觀想有助於令心勝喜。
        聖典中有一個故事,講的是一位比丘於某個節日夜晚在林間坐禪。遠處可以聽見人們在奏樂、玩樂,他感覺十分挫折。 這裏自己一個人獨坐林間苦熬,那裏別人都在痛快地玩樂。接著有個天神過來說:聽著,有很多人實在羨慕你,因爲他們知道你往哪裏去; 至於那些玩樂的人,他們的生命沒有任何方向。
        因此,當修行道開始令你氣餒、你的心開始感覺枯燥時,可以思考這些事,提醒自己,你是走在一條善道上。它也許是一條漫長的道,但它遠遠好過根本沒有一條道,或者走的那條道要求你損害自己的理想,損害你的正直感和高尚感,所得的卻是對你一笑而去的[短暫]快樂。
        另一個令心勝喜的好辦法是用氣: 找到給身與心在即刻當下同時帶來安適感、健康感、清新感的呼吸方式。不要怕那些覺受,以爲它們是執取。你當然是在執取它們但是執取好東西,比執取以有害的方式攪亂心的那些東西要強。開始時,這些清新感和喜樂感似乎來來去去沒有規律。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你開始意識到,其中確實是有規律的。當你對它們越來越熟悉時,就可以越來越經常地從中汲取[喜樂]
        以氣令心勝喜的另一種辦法,是探索不同的呼吸方式。試著設想一種你過去從未想到的呼吸方式,看看它對你的身感會做什麼。想象氣能不是從外面進來,而是從內中湧起。或者,用身體的不同部位呼吸: 用你的腿呼吸、用你的臂呼吸、用你的手指呼吸。注意身體的哪個部位是一直沒有人照管的繼妹也就是得不到氣能然後把注意力放在盡量給它氣能和關注上。換句話說,要運用你的想象力。如果你感受到身內的張力形式,可以想象有一把大刀,過來切、切、切、切,切掉所有那些張力形式。
        換句話說,把你的想象力用在這裏不是在幻想世界中游蕩,而是探索當下的一些可能性。試著想象一些不可能的呼吸方式,然後嘗試一下因爲那樣你可以對自己的身體學到很多: 什麼是真有可能的,什麼是沒有可能的。這就好像讀量子力學。人們在實驗中注意到的一些現象,就他們所知,只能在考慮某些粒子可以逆時間而行的想法時,才能夠解釋。世界上有很多多東西與直覺是背道而馳的。此處當下你的身感也有許多悖離直覺的潛勢。如果你只服從你的常規知覺,那麼你能看見只有那麼多: 也就是你期待看見的東西。試試你能否以氣的新奇設想令自己驚喜。
        因此,令心勝喜有許多方法。正如阿姜李所說,這就像是做一個好家長。你得有各種各樣的錦囊妙計。如果小孩在哭泣,每次哭你只有喂食這一招,結果就會得到一個肥胖、乖戾的小孩。有時他需要的是如廁、有時他只是無聊、有時他需要一點新鮮空氣、改變一下環境。
        如果一切都不成功, 沒有一個法子能令你在禪定中振作,那麼就出去走一會兒。找點零活做一做。注意寺院裏哪裏不乾淨、哪裏不整齊,給它收拾一下。換句話說,學會在任何種類的善巧工作中找到喜樂。
        阿姜放有一次說,當他還是一位年輕比丘時,經常躲避寺裏的工程建設。往往是稍微幫點忙,然後就悄悄走開去禪定了。阿姜李對此不置一詞,直到佛歷2500年紀念准備期間,當時阿姜李打算在阿育王寺舉行一次大型慶祝活動。有一天他對阿姜放說: 要知道,如果你不幫助我,我快要死了。阿姜放於是想了一陣,最後對自己說: 好吧,寺院裏的建築工作是一種善巧的活動。如果我死的時候,手裏拿著榔頭和鋸子起碼我是拿著榔頭、鋸子在做好事。
        因此,要做那種一直在找善巧事做的人,因爲人這一輩子如此短促。如果你把時間放在抑鬱、灰心上,就浪費了多少行善的機會。世界上有那麼多善事需要人們去做。從小事做起,比如使我們的環境清潔整齊,然後逐步發展。這都是值得的。你有那麼多令心勝喜的辦法。
        阿姜李的開示中講過一個故事,一位老婦去寺院,注意到行禪道沒有掃淨。於是她打掃了一遍,又端來一些洗足水。只那麼多,就令她昇起了喜悅感。碰巧在回家路上,她死於心臟病發作。醒來時,發現自己成了一位天神,就是緣自把周圍環境打掃乾淨所得的這股喜悅。這個故事說明一個重要的道理: 任何能做到令心勝喜的有益、善巧法門,都可以是你作爲一個善修者所持技能的一部分。
(根據2004年9月2開示錄音整理,本文來自坦尼沙羅尊者開示集《禪定第三集》)


最近訂正 2-16-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