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林居傳統]

定的三層次

[作者]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Three Levels of Concentration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2006 坦尼沙羅比丘。免費發行。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2009 良稹, 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阿姜蘇瓦特曾經常說,入定就像入睡只不過你不睡著。那就是需要竅門的地方。換句話說,怎樣把心帶入寂止,但仍然保持清醒?
        入定基本上分三階段進行。開始時,是普通的、日常的定層次。它叫做刹那定: 就是讓你聆聽事件、記憶事件、讀一本書然後把讀了些什麼記得有條有理的那種定。那種定是我們都有的,它持續一刹那[瞬間]或者一系列的刹那。你也許會發現自己在溜開、回來、溜開、回來,不過至少有足夠的連續性,使你能夠記得。
        當你修專注氣,專注佛陀,或者其它禪定所緣時,就是以那種定爲起點的。你會發現心溜了開去,不過你把它領回來。它溜開去,你領回來。存在一種節奏,就好像音樂: 你彈奏一個樂句,接著停頓一下; 再彈一個樂句,再停頓一下。不過有足夠的連續性,使那些樂句得以構成較大的一整段。嘗試與氣待在一起時, 一開始也是這樣的。你也許連續呆上幾口氣,就溜開了,比如是在入息與出息之間、或者出息與入息之間,接著重新開始。這是正常的。重點是,你要不停地回來、回來、回來。
        隨著你操縱這種定,就會開始意識到爲什麼存在停頓了。這個層次的定,不能抵擋不樂、厭倦、或者疼痛任何負面的、或者不愉快的東西。哪怕有最細微的不樂,它就被推倒了。心因此而失焦。這就是爲什麼,從定的這個階段進到下一個階段的方式,是學會怎樣准確地解決不適感。你不需要從大痛出發,只要解決你在氣中感覺到的細微不適感。也許它略略過長、過短、過深等等。你學著調整它,你學著解決它。那樣就給你自信。你不必怕這些東西。出現一點不適,你可以解決它。這樣讓你的定更加連續起來。
        這就把你帶到了下一個層次,它叫做臨界定、近行定或者鄰近定。它就在真正入定的附近,不過還沒有到達。這個地方心達到相當的平靜,不過在這個階段,它很容易失焦。如我前面所說,刹那定的毛病是,它不能抵擋不樂。不過近行定的毛病是,它不能抵擋樂。碰上真正的喜樂時,它就失焦了。心平常就是那樣的。它太習慣於放松下來就入睡,於是就放開了[所緣]。有視相傾向的人,在這個狀態會看見視相。沒有這個傾向的人,照樣發現他們很容易朦朧起來。他們落入了阿姜放稱作癡定 moha-samādhi的境界: 事情安靜、愉悅、寂止,但是你對自己在哪裏懵然不覺。
        因此,這個階段重要的是,讓心在這股愉悅裏作工。就像修刹那定時,你把注意力直接放在解決問題就是心不能應付痛或不樂的這個毛病上這裏的問題是心有不能應付樂的這個毛病,因此你就專注樂。這就是爲什麼阿姜李要你把氣傳遍全身的緣故: 既給你工作在這股愉悅裏做,同時又擴大你的參照框架。平常,隨著你越安定下來,氣越微弱起來、精細起來,它就越來越難以跟蹤。因此,你需要擴大你的參照框架,把整個身體包括進去。哪怕出入息的氣寂止下來,那[指參照框架]也是你可以跟蹤的。
        在身內操縱氣,有許多方式。一種是,連續定在你一直專注的同一處,然後把覺知感也就是你的覺知範圍擴大,使得它包容全身。接著,你允許氣作調整,使得它感覺良好,在全身盡可能良好。另一種方式是,一節、一節地巡視身體,在每一個節段裏調整氣能,使它感覺愉悅,接著讓所有節段裏的那股愉悅感連通起來。這樣,你就習慣於操縱樂感了。
        這是佛陀教導的突出特點之一。他不把痛或樂本身作爲目的。它們各有其用。痛到來時,你對它作什麼? 樂到來時,你對它作什麼? 與其簡單地受苦或者享樂,你學會操作這些東西,使它們能把心領入一種更深層次的定。在你操縱那股樂感,擴大你的覺知的過程當中,心如此全副投入其中,它不能作其它事。就仿佛你把它的手腳釘在了地板上,它只能待在那裏。或者換一個比喻: 溜到過去未來的那個心必然是一個十分狹小的心。好像它需要穿過一個狹小的管道才能去未來、過去。不過,當心擴大到這個程度時,它就下不去那個管道了。它給卡住了。如果它要去,必須得縮小。
        因此,隨著你以這股擴大的覺知坐在這裏定在一處,但填滿全身你是真正安止在當下。這就是爲什麼這第三層次的定叫做安止定的緣故。從那時起,你要作的,只是維持那個狀態,學會維持你在那裏的平衡。氣將會寂止有時看上去幾乎停止了。就讓它停止。你不再需要出入息了,因爲大腦所用的氧氣減少了,並且你正從毛孔 [ pores,氣孔]中得到所需要的全部氧氣。記得電影《金手指》裏的那個金色女人嗎? 記得她爲什麼會死? 因爲金漆蓋住了她的毛孔,她不能透過皮膚得到所需的氧。這是說,有許多氧氣來自皮膚。因此氣停止[從氣管的]出入時,不要擔憂。你需要的氧氣已經足夠了。身體可以充滿著覺知,寂止下來。這就是了。這就是既不被樂也不被痛所阻擋的那種定。它是你要達到的定。你之所以達到這裏,既是通過放開其它思維,也是通過對氣的極其專注。
        這就是入定不同於入睡的地方。你睡著時,事情寂止下來,接著你徹底放開,放開你所有的念住、所有的警醒,如經典所說,挪到另一個有的舞臺。不管入睡時心裏碰巧顯現出來的那些小小的夢世界是什麼,那就是有正在發生,它通常是在近行定這個狀態。
        因此,你必須修練過關的就是這個。學會不讓那股樂、那股安適給沖走。告訴自己: 有工作要作。這是需要技能的。如果你不善巧,在操縱樂的過程中就可能造起苦痛,心不願安定下來。不過繼續一次又一次地練,過了一陣,你將會發展出技能來。你作你的工作,不過是在樂中作。隨著你用但凡引生果報的方式,操縱身內的這股能量感,你構造出一個更舒適的安住之處。阿姜李給出過一些建議,不過你注意到,在開示當中,他以各種各樣的方式談論氣能。人人鹹宜的氣的構想方式是沒有的。
        因此,自己去探索,自己解決問題。畢竟,你定入的是你的身體。你聽過這些指南,得到某些啟發,不過你還得運用自己的想象、自己的創意、自己的觀察力,才能懂得身內的能量究竟是怎樣地舒適或不舒適,你在哪裏可以充分擴大舒適的部位,讓一切傳播開來,使那股舒適全部連通。接著,你學會怎樣住在那裏。
        不要以爲住在那裏只是在乾等,等到你被許可修觀。正是在學習住於定中的這個技能的過程中,你發展出觀所需要的心理素質因爲你會對心裏哪怕最細微的思維造作,越來越敏感起來。你學會看穿它們,不給帶到它們那些小小的世界中去。那正是把造作如實看成造作所需要的技能。這就好比那個古老的手指指月,然後把它轉回來的禪宗故事: 你不是要看月亮,你要看那個手指因爲是手指在欺騙你。它把你指離它正在做的事。不要看你的那些想法把你的注意力往哪裏指,而是把它們簡單地看成是造作。
        因此,發展定和觀的所有重要工作就發生在這裏: 先學會對付痛,再學會對付樂,使心能夠以一種寂止、牢固、極其警醒的方式安定下來,不管發生什麼。
(根據2005年4月14日開示錄音整理,本文來自坦尼沙羅尊者開示集《禪定第二集》)


最近訂正 11-27-2010